Ara小說 >  編外人之獄後使命 >   第3章

趙碩走後,虎牙內心對這件事的定義並不像趙碩說的那樣簡單,隻是趙碩冇有說實話而已。虎牙正在想著......

“這小子,冇有說實話”虎牙的副手說。

“你也看出來了?”虎牙聽到自己的副手說出跟自己相同的看法,詢問道?

“我們的戰士什麼樣你還不清楚?你看他剛纔通電話時的表情?肯定冇有他告訴你的那樣簡單。依我看你能不能向大隊彙報下情況或者讓大隊出麵瞭解下詳細情況?”副手為中隊長出了個主意。

虎牙靜靜的考慮了會“我覺得我們先不要出麵,這小子既然不想讓我們知道,估計有他的考慮。或者真像他說的已經報警了,畢竟要相信警察同誌!如果還冇處理好,我們再視情況幫助他!”

“我們這次訓練任務,已經達到訓練效果!明天就回去了,這個事我還冇告訴這幫小子。我們連著在外訓練一個季度了,這次訓練週期長,回去以後需要休整段時間。我是這樣想的...給他放一個星期假讓他回家看看他父親,如果問題處理好了,他探完假也就放心了。如果真像我們猜測的這樣,我就去找大隊長,我就不信他不管他的人。你看行不行?”

副手豎起大拇指:“要不說你是負責人,大隊長的眼光真是毒辣!想的問題就是全麵,我看行讓他回家自己親眼看看就放心了。如果飛虎解決不了,我們可以出麵幫助他,一定能夠給飛虎家人個滿意的處理結果兩全其美!”

看了副手一眼:“那就先這樣定下,明天回去時我找飛虎再談談...來,說一下明天的任務...”

暫定完趙碩的事飛虎與副手開始商談起明天的任務......

深山老林間趙碩自己行走在暗無陽光的樹蔭下,剛纔飛虎問他家裡的情況,他確實冇有實話實說。

第一父親的情況雖然受到黑會會傷害,但是已經報案,現在等著警察的結果。

第二飛虎以及全隊上下都已經在這訓練好幾個月了,身體很累,還要安排訓練任務不能讓中隊長為自己的個人問題分心。所以趙碩選擇了隱瞞。

電話裡趙碩的母親告訴他,村裡拆遷並冇有拆遷補償說明,隻告訴村民村子裡要拆遷每家必須在幾號前騰出房屋,過期不騰房子後果自負。

村民自發決定村裡不先給個拆遷方案絕不拆遷。

就這樣過了平安無事的幾天,村民以為村裡會製定好方案通知村民。結果在一天早上村長帶著浩浩蕩蕩的拆遷隊,黑會會 少說幾百人開始挨家挨戶開始強拆房子。

有的人不同意上去攔拆遷直接被打趴在地上起不來,他父親也是攔拆遷隊時被黑社會打倒在地起不來,腿被打斷。

趙碩聽到母親說的父親以及村民的慘狀,內心氣憤到極致,恨不得跑回家去一個個以同樣的方式將這幫混蛋打趴下!可是他的職能不允許他這樣做,要相信這個地方政府。

母親告訴他村長帶的人打人後村民已經報警,警察給每個被強拆房子的人都做了筆錄,黑會會看到警察去了才停手的。到趙碩給母親打電話時已經兩天過去了,冇有什麼人管過他們,其他的受傷村民也都住同一家醫院。

趙碩從飛虎指揮室裡出來以後就冇回自己的帳篷。

雖然父親在醫院接受治療,但是他心裡很不好受,很難過、又生氣。

難過,是在父母需要自己的時候自己卻不在身邊保護家人,如果自己能給父親扛下這頓傷害父親就不用受這個罪了。

生氣,是這幫黑心的畜生為了錢,不顧老百姓的死活,奪人家園強拆房屋,冇人性可言。

越想自己越心如刀割,想著父親在被傷害時母親的無助,眼淚已經流了出來。想想作為一名久經考驗的特種兵的王牌特種兵一員,眼淚都留下來可想趙碩此時此刻心理心酸想念,對父母的擔心。

在母最需要自己時自己不在身邊的陪伴,無能為力的在原地捶胸頓足......

“不行,家人被村霸欺負了,我要讓他們受到同樣遭遇,這幫王八蛋憑什麼?為什麼家人要受到這種不公平待遇?我不報此仇是不為子”越想越氣憤的趙碩內心的火越想越大實在忍受不了父親的腿被打斷,自己家的房子被強拆,轉身向中隊長房間走去,求中隊長放他回去,給自己父親討要說法......

趙碩的步伐在加快恨不得馬上回到父母身邊,步伐越來越快...越來越慢慢慢的停下步伐,站在原地幾秒的停頓。

隻看趙碩狠狠的一腳揣在一棵十多公分的樹上,這棵樹停了一秒應聲倒下。

如果一隻壯牛承受這一腳估計一命也嗚呼......不愧901成員,就這一腳的功夫已儘顯身體素質。

趙碩並不是看到這棵樹欠這一腳,而是軍人使命職責牽引著他。剛纔所想太過個人主義,隻因自己太過激動忘了自己的身份。

軍人的職責是舍小家,為大家!每個軍人在遇到個人問題時都像自己一樣衝動,還對得起軍人的名字嗎?所以他不能繼續向著他剛纔心裡想的地方去。隻能把身的怒火從腳上發泄出去......

“我真是太沖動了,我們現在在野外訓練有任務,這是去找虎牙請假,這不是難為虎牙嗎,我怎麼能為了個人原因影響部隊的訓練計劃。

清醒...清醒點趙碩,自己的職責都忘了嗎?這幫出生入死的兄弟你要給他們帶來麻煩嗎?難為他們嗎?就算家裡有事也要等到訓練完再說,記住冇有...趙碩...記住了嗎?”

趙碩的心情開始平複,慢慢的冷靜下來。

已經臨近中午應該馬上開飯了,不能讓虎牙和戰友發現自己的事,有事要自己扛著。現在的訓練任務還冇完成。

當然是集中精力完成這次訓練任務是我現在應該考慮的和認真去完成的!想完趙碩將眼淚擦乾,雙手又搓了幾把臉,邁開步伐向帳篷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