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小說 >  編外人之獄後使命 >   第5章

聽到夜虎詢問自己,趙碩明白是在關心自己:“冇事,我能有什麼事,訓練累的。”

“天天訓練也冇看你這種表情,怎麼今天突然就累成這樣了?”夜虎並冇有相信趙碩說的真話。

夜虎直接追問著自己,而趙碩不想因為家裡的事讓自己的兄弟替自己擔心,影響到兄弟們來之不易的休整時間!

隻好麵露微笑的說:“吆...吆...看看你,怎麼擔心我被欺負了?你彆忘了今天早上修理的我的態度,是誰帶的頭昂?誰要準備宰我一頓?”

被趙碩突如其來的神態轉化之快,能的夜虎跟本跟不上節奏,一時不知道怎麼回覆趙碩:“唉...你小子...你彆不知道好賴昂,我這是在關心你!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剛纔魂不守舍的樣子,我以為你丟了百八十萬的的呢。叫你老半天你都冇點反應。”

“知道知道,是我不好行了吧,小弟我知道錯了,大哥”趙碩聽到夜虎抱怨語調趕緊裝作全盤接受的樣子。

夜虎 看到恢複嬉皮笑臉的飛虎以為自己想多了也放心了!又恢複往日心態。

“晴一會雨一會,你這張臉就是個衛星雲圖你播放天氣預報呢。你以後注意點小心把雨再下到我們帳篷裡,跟著你再澇個水災”

“哈哈哈哈...”帳篷中的其他Z友被夜虎的話逗得哈哈大笑。

“我們都還記得你要對我們的補償昂!你可彆忘了”夜虎走向自己床位的時候不忘再加上一句。

飛虎望著回床整理物品的夜虎冇有再接話,他隻想把這個話題先壓下去,彆再露出讓人有所察覺的表情。

趙碩的思緒又想起這幫兄弟,這是一幫過命交情的兄弟,在一起的這六年裡,風風雨雨生生死死的六年裡,大大小小的實戰經曆五十二次,各種訓練更是家常便飯幾乎天天有。

自建隊以來已有6人被評為革命烈士,訓練中意外犧牲5人,特殊任務中犧牲1人。像他們這種冇有響亮部隊名稱的單位,隻有901一個數字代號!證件上隻有神秘的“後勤處901的字號”外界根本不知道也冇有字麵解釋,直到競選到這個隊列以後才知道所謂的901含義......

在901的人都是知根知底相互信任,相互為其捨命的兄弟,同吃住同穿衣同被虐同經曆生死同在軍旗下發過誓言!

下午在整理物品中度過,有些不捨的戰友還不忘去訓練過的地方再轉一圈......

很快時間又到了晚上睡覺休息時間,熄燈哨過後幾人短暫的聊侃過後已呼呼大睡。

淩晨的夜晚特彆的安靜,帳篷裡隻有呼嚕聲輪番上演。趙碩躺在床上久久無法入睡,想著自己的心事......

作戰帳篷指揮所裡走出以虎牙為首的五個人,虎牙麵向一名老兵點頭,老兵會意拿起早已準備好哨子放到嘴裡吹響緊急集合哨聲...刺耳的哨聲劃破安靜的夜晚。哨聲過後個帳篷開始騷動起來......

1分鐘第一個人已經站到虎牙幾人麵前,幾人吃驚看著來人!

原來是趙碩第一個出來的!

虎牙看到是趙碩第一個出來的就知道緣由,走上前去:“一夜冇睡?”

“報告虎牙,冇睡不困”趙碩響亮的回答。

虎牙拍了拍趙碩的肩膀,心裡想著本來這段時間得加強訓練已經夠累,現在又加上心理上的擔心,不睡覺補充下體力,人的身體會吃不消。

虎牙發自內心的心痛自己的隊員:“我知道你心裡肯定不好受,但是要注意休息。有什麼事回去再說,一會上車先休息會”

趙碩語氣堅定的說:“Z隊長,一晚不睡沒關係,我能挺住。”

虎牙看到趙碩的楞勁,直接下了命令:“這是命令,上車必須補一覺,不到目的地不準起來”

“我...”

趙碩剛要開口被虎牙身邊的副手製止道:“飛虎,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你忘了嗎?你隻能回答是或者明白”

趙碩明白大家都在關心自己!響亮的回答:“是...”

人員開始從帳篷中三五成群的快速來到指定位置站好,又一分鐘人員全部到齊。

夜虎整隊後,向後轉身上前三步,敬禮,向虎牙報告:“報告指揮官,應到16人實到16全部集合完畢!請指示!XXX分隊,領隊肖陽”

虎牙來到隊列中央麵向隊列,敬禮!大聲喊出此次任務:“現在是此次訓練的最後科目夜間快速集結訓練,按照車輛將裝備物品15分鐘以內裝到車上,17分鐘後人員車輛全部出發。明不明白?”

隊列齊聲回答:“明白”

虎牙命令:“現在開始計時,馬上行動...”

所有人員開始雷厲風行的行動起來!

隻見一排排帳篷、瞬間消失變成緊湊的摺疊好的方塊,床、桌等物品井然有序迅速抬往車上,很快裝備都轉移到車上!

物品裝車完畢,人員集合上車。夜間裡的車隊浩浩蕩蕩的一輛接著一輛奔赴目的地。

“久違的營地我們終於回來了,這裡的空氣都是那麼的溫馨,我的床我回來了”熟悉的聲音,又喊出了他的悲壯口號,對此人就是餓虎。

又是一頓溫馨的嘲諷,還是那個聲音夜虎:“行了,彆再提你的床了,看看你在車上睡得也很香,你以後就睡車上行了,你也彆叫餓虎了,就叫睡虎”

車的行駛聲跟人員的談笑聲浩浩蕩蕩的開進營區,集結完畢!所有人員下車整隊解散,歡快的奔向自己的宿舍。跑在最前麵的還是那個人...餓虎一路心花怒放的跑回宿舍!

趙碩、夜虎回到宿舍時,餓虎已經平躺在他朝思夜想的床上享受著床的溫馨。

房間裡的人各自忙著自己的收拾的收拾、整理的整理、洗漱的洗漱,一時無話隻忙於手頭工作。

午飯過後,趙碩被辦公室叫去。辦公室內幾人坐在椅子上,虎牙跟趙碩在說話。

“你家裡的事,我們多少瞭解下情況,現在想問下你的意思,需不要需要我們出麵跟地方協調?”

趙碩心裡早已經想好,回來時找虎牙先請個假回去看看家裡的情況,然後再做打算。

所以虎牙問他的意見時,而趙碩卻問:“虎牙,我想請個假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