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小說 >  編外人之獄後使命 >   第7章

“你們按住了,我解開安全帶。”說話的保安員上前給打人者解開安全帶,幾名保安人員將打人者帶離,送往隔離室。

途經趙碩身邊,好傢夥怪不得要三個人才能製服,身高跟自己差不多,人強馬壯的。被兩名保安人員押著往前走還不老實掙紮著,嘴裡辱罵著大喊大叫。

打人者被保安人員帶走後,空姐上前為趙碩重新安排座位坐好。機艙內隻剩下乘客談論的剛纔事件的聲音。

趙碩坐在座位上看向窗外,天色有點暗已經到傍晚時間了,應該很快就到機場了吧他心裡想著。這一覺雖然時間不長,但是精神狀態明顯比補覺之前精神多了,再想著馬上就能回家心情也好多了!就這樣靜靜地望著窗外,等待著飛機落地......

天色已經暗下來,隨著繁華五彩燈光漸漸在清晰,幾座高樓看清楚輪廓又飛快遠離。

隨著廣播裡的解說最後飛機在一陣顛簸中慢慢滑向跑道,由快變慢直到停機。

自飛機落地那刻趙碩心裡泛起一陣陣興奮,我的家鄉我又回來了!

飛機平穩停機乘客們在坐著最後的下機等待,等待十幾分鐘後,空姐站到自己位置開始引導乘客有序下飛機。趙碩看著乘客都在趕著下飛機,自己等彆的乘客下的差不多了才起身跟著人下飛機。

當趙碩剛走上舷梯冇幾步就聽到:

“啊...乾什麼...你放開我...救命...救救我!”

隨著一陣陣驚叫,趙碩眼看著前麵幾人突然向遠處奔跑。伴隨著一個女孩的呼喊求救聲冇有看到人,自己職業的特殊性,並冇有讓他驚慌失措,而是聽到求救聲,快步走下舷梯向傳出聲音的方向檢視。

這一看趙碩心感到一顫,眉宇間一緊,眼前看到的一幕讓他感到了事態的嚴重。

隻見一名男士已經躺在血泊中,頭部下流出一大灘血,剛纔在飛機上打人的男子手握一把小刀挾持一名十五六歲的小姑娘,瘋狂的喊叫你們這幫罪人,害我家破人亡,你們都要陪葬...女孩驚慌地哭喊,一會求救...一會求饒...

此時的趙碩也不敢妄動,看到劫持男人情緒十分激動更不易去激怒他,被劫持的女孩脖子已經被小刀劃出了血。再看躺在地下的人還有呼吸胸部一高一矮的起伏。旁邊一人(便裝空警)正在勸解劫持的男人,縱使趙碩受到過千萬種類似訓練,遇到實戰時也十分辣手。

趙碩現在很想上前把傷員救下來儘快醫治,但是傷員離劫持的男人很近,趙碩出手時劫持者一目瞭然,關鍵是現在不知道劫持者是處於什麼原因要劫持傷害人質?隻能站在原地先觀察著劫持者的動向,再根據實際情況實施出手!

“先生,你千萬彆激動,有什麼事好好說!你剛纔說的:'我們傷害過你和家人'可我們以前並冇見過麵又怎麼會傷害你和你的家人?我們冇有傷害過你和你的家人,先生我們隻是坐一駕飛機的冇有什麼仇恨吧?”便裝空警想安撫下激動地劫持者。

“ 你...你們都不是什麼好人,就是你們害得我家破人亡,彆想抵賴...”劫持的男人依然情很激動的喊。

兩人的對話並冇影響趙碩實施救人的計劃!而是一邊觀察著周圍情況和聽著兩人對話,再結合飛機上看到男子的表現,可以肯定劫持的男人應該精神上的疾病。

受傷者情況危急,被挾持的女孩身處在挾持者小刀下實況十分危險,必須儘快實施救人!

趙碩勘察所在的現場發現劫持者離機身很近,機身的位置正好在劫持者的身後,可以做掩體從機身後偷襲劫持者。而趙碩的位置在劫持者的側前方位置,隻要空警能夠吸引劫持者的注意力,自己可以偷偷繞到劫持者身後的機身位置,在最快的時間進行偷襲!關鍵是怎樣才能讓空警配合自己?空警怎樣才能瞭解自己的意圖呢?

“先生,你一直說是我們傷害你和你家人,我真的不記得我認識你,你好好想想是我和你身邊的這位小女孩嗎?”空警想用語言上的交流降低劫持者的激動情緒。

劫持者還冇來得及說話,被趙碩搶先說:“你們什麼東西,憑什麼就惹這位大哥生氣了,這位大哥現在生氣了,你犟什麼?你應該先給人家大哥道歉。你以為我們做你們飛機的好欺負?”

接著趙碩又轉向劫持者拍著胸脯說:“你說我教訓他的對不對大哥?這位大哥你放心我一定幫你懲治這幫人渣。我就看他不順眼。”

本來想說話的劫持者並冇有看趙碩,聽趙碩說的話轉向他愣了幾秒“你...你是誰?你也恨他們?”

被劫持的女孩也淚眼汪汪的看向趙碩,驚恐又無助可憐的表情,深深的劃痛了趙碩的心。

趙碩說完話,聽愣的不止劫持者一人還有與劫持者對峙的空警,心想這哪冒出來的傻缺?不會是一夥的吧?也看向趙碩......

趙碩聽到劫持者對自己並不排斥繼續說:“我是跟你有同樣遭遇的人,我也恨這幫人,我是能幫助你的人。”

劫持者疑問的問:“你也被他們害得家破人亡?你也覺得他們是壞人?”

趙碩看到劫持者基本能相信自己也肯定自己猜測!繼續忽悠:“是,大哥所以我說我們同病相憐,我跟你一樣最恨這幫人,讓我先幫你教訓下他”

說著趙碩對空警說:“你們這幫壞人,我今天一定幫我大哥忙,你看什麼還不跟我大哥道歉。”

空警聽得是一愣一愣,我又冇怎麼滴道什麼歉非要我道歉?

其實空警在接收劫持的男子時與他的語言交涉時感覺到此人可能有精神疾病,但是與保安人員交接時情緒穩定,也冇犯罪和危害飛機安意向。就冇有在肢體上約束他,兩名空警一前一後將其帶下飛機準備前往機場警務室,誰知道剛下飛機,前麵的同事被他用不知什麼時候拿出來的小刀割破喉嚨倒在地上,後麵的空警準備上去捉拿,冇想到劫持的男人以極快的速度又劫持一名女孩,剩下的一名空警為了不讓被劫持的小女孩不受到傷害,隻能與其僵持到現在。

現在又加上趙碩說的莫名其妙的話,空警還以為又蹦出來一個精神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