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為妻子撐起一片天

小雪抽了一雙筷子,一紮,已經爛熟,一夾,肉就與骨頭分離開了。

小雪夾出一塊肉,吹涼了,放進童童嘴裡。

“童童,咱先穿衣服,洗臉,然後吃肉肉好嗎?”

“好,好,好……”

童童嚼著肉肉,忙不迭地說

“這肉肉太香了……”

小雪給孩子穿好衣服。

給童童盛了半碗肉,又舀了半碗肉湯,端到屋裡,放到桌子上,童童大口大口吃起來。

小雪說:“慢點吃,嚼碎了……”

童童夾起一塊肉,放在媽媽嘴裡:

“媽媽,你也吃,好香,好香……”

“真的好香……”

這味道真好吃。

“這個遊手好閒的傢夥啥時候學了這麼多本事?燉的肉不鹹不淡,亮閃閃,油嗞嗞,這麼好吃?”

如果他能一直這麼下去該多好!

小雪去把肉鍋端了下來,另放上一個鍋。拿出一個碗,打入兩個雞蛋,再放入少許鹽,加入清水攪勻,放在鍋裡。

瑤瑤已經半歲了,該添輔食了,既然有了雞蛋,就給孩子做。

哪一個父母都希望自已的孩子吃得白白胖胖的。

等小雪走進窯裡的時候,瑤謠已經醒了,翻了個身,正定定地看著哥哥在吃肉。

瑤瑤屬於那種極乖的孩子,一般很少哭鬨,睡醒了就吃,吃飽了就玩,玩累了就睡。

小雪趕緊抱起瑤瑤,把了尿,開始穿衣服。

穿好後,放在木轎裡。

木轎是當地流行的一種木製的小孩子座椅,就像現在的兒童推車,隻是它不會推動,但比推車穩得多,一般小孩坐裡邊,或吃或玩,甚至大人可以乾點雜事。孩子坐在木轎裡安全又舒適。

燉的雞蛋也熟了。

小雪把雞蛋端進來,一口口地喂著瑤瑤吃。

瑤瑤在木轎裡,像小燕子似的撲閃著雙臂,急得咿咿呀呀……

此刻,在村中心的皂角樹下,早已炸開了鍋。

廣場後巷的王老太正在皂角樹下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邊哭邊罵:

“誰家挨千刀的,昨天把俺家東屋的半袋白麪偷了。”

“今年就剩這點口糧了,這龜孫小偷是想要了我的命呀。”

這王老太年輕守寡拉扯著一個兒子,兒子十幾歲卻淹死在村北的河裡,從此,她一個人艱難度日,鄉裡鄉親有些見她可憐也接濟她點東西。

“這誰這麼狠心,去偷一個孤寡老人的口糧?真是太可惡了。”

廣場上人越聚越多。

周圍人七嘴八舌,有罵小偷的,有安慰王老太的。

這時,在人群中嗑瓜子的王大嘴對旁邊的人說:

“昨晚我看到徐老大的二小子徐楓背了半袋東西,還提了個小籃子,從後巷裡往村北頭走了。”

“你看清了是徐楓?”

“咋冇看清,我還和他說話了呢?”

“那一定是他偷的,聽說他前幾天把家裡所有的錢都偷出來買了個收錄機,昨天肯定家中冇吃的了,就出來偷了。”

“你一說我想起來了,他昨晚就冇來廣場上唱歌跳舞,平時他哪天不來?”

“那一定是他了,他平時就偷雞摸狗的。”

……

大家議論紛紛,

“走,去他家要回來,偷一個孤寡老人的口糧,良心都被狗吃了?!”

說著,一群人拉著王老太往村北徐楓家走去。

……

徐家二嬸趙菊花一早就聞著肉味醒來,她確定了這肉味是從徐楓家傳來的時候,她心底就狐疑了半天:

“這窮得叮噹響的二混子家都吃上肉了?!”

這讓她心裡大為不平。

世間最大的嫉妒就是來自於親人間的意難平。

憑什麼一個吊兒郎當的小混混都可以吃上肉?

該不會是偷的吧!

徐二嬸正在恨得牙根癢癢的時候,門前一群人吵吵嚷嚷地走過。

徐二嬸趙菊花弄清這群人的來意之後,她開心地笑了。

徐二叔徐青坤聽到外邊的吵鬨聲,趕緊從窯裡走出來。

被徐二嬸連推帶搡地推進了屋裡。徐二嬸知道,徐二叔要出去的話,一定會向著自己的侄子。

這樣,這場好戲她趙菊花就看得不儘興,不解恨。

她要讓徐楓在眾人麵前丟儘臉麵,讓他永遠抬不起頭纔好。

這樣的場合她最好也不露麵,不幫那混小子,彆人會說她不分遠近,幫?我呸,我恨不得他死。

“讓你吃肉,好吃難消化!”

趙菊花悄悄掩上大門,搬個凳子,坐在牆根下,她要慢慢地聽這場戲,看人贓俱獲,讓徐楓顏麵掃地。

楊桂花從心裡笑出了聲。

……

一群人吵吵嚷嚷走進徐楓院子的時候,那股肉香還在空氣中飄蕩。

童童吃飽了在院裡玩,瑤瑤吃了燉雞蛋,又喝了點肉湯,吃得飽飽得。

小雪把木轎搬到窯洞前,把瑤瑤放在木轎裡,瑤瑤開心地拍著木轎前板上的一個小布公雞玩耍,那是前幾天小雪把碎布縫起來,裡邊塞上棉花做成的。

小雪則坐在木轎邊,給孩子縫補衣服。

見一群人走進院子,童童趕緊撲進媽媽的懷裡。

瑤瑤看到這麼多人,嘴癟了癟,“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小雪的心咯噔一下沉了下來。

小雪一手抱起瑤瑤,一手拉著童童,對走在前邊的王老太說

“王奶奶,啥事?”

“徐楓呢?他拿了我的麵,隻要給我,我也不給你們計較……”

王老太儘量客氣地說。

有人就把事情的原委說了一遍。

周圍也有人說:

“偷誰也不能偷了王老太的口糧,這是要逼出人命的。”

小雪聽人們七嘴八舌地說完,心裡倒鎮靜了下來。

她義正辭嚴地說:

“徐楓不在家,他也冇有偷你們的麵,你們該去哪找去哪找,咋會找到我家?!”

“王大嘴看見徐楓揹著東西在王老太家那兒。”有人起鬨。

王大嘴說:“我見了就是見了,我也不會胡說。”

這似乎鐵證如山,讓人難以辯駁。

有人在含沙射影地罵小偷冇良心。

有人說:“你們吃孤寡老人的麵不得好報。”

有人在嘀嘀咕咕地說徐楓一定是理虧了藏在窯裡不敢出來。

有人提議去窯裡把他揪出來。

這明槍暗棒的小雪真有點招架不住。看著眾人要往窯裡去,小雪攔在門口,氣得氣血上湧,滿臉彤紅,兩個孩子哪見過這陣勢,一齊哇哇地哭著。

有人聞到肉香,聳著鼻子對小雪說:

“你家男人遊手好閒,你能吃得上肉?!該不會是把偷的麵換成肉拿回來煮吃了吧?!”

有人歎息:“看,多好的一個姑娘,咋瞎了眼跟了一個這樣的混混,長得再漂亮也白瞎了。”

徐二嬸在院牆根聽得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