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獄少主》 小說介紹

《龍獄少主》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楚休秦雨嵐,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龍獄少主》 第12章 免費試讀

聽到秦老太爺所言之後,場中幾人瞬間呆滯。

江省總督是何等身份,可以說在這個江省足以一手遮天。

任憑他世家豪門如何強橫,最終要臣服於江山總督之下。

不然到時候僅僅是官方的手段,就足以將一個龐大世家搞垮。

這種存在,怎麼會因為一個年輕人相親,就親自將秦家的頂梁柱石召見過去提點。

秦淑媛喃喃自語的道:“那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何等身份,竟然能夠得到江省總督的看重,難不成比帝都那個豪門背景還要強大?”

在其身旁,秦雨嵐咬著嘴唇,一臉的倔強。

不管對方背景何等強大,她都不願意去見,因為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件商品,一個可以任由買賣的貨物。

隻聽秦家老太爺開口說道:“背景我也不知道,隻知道他是江省總督的故人之後,總之這一麵必須要見。”  

秦雨嵐大伯笑著開口道:“若是這樣的話,恐怕那個年輕人的身份背景也不弱於帝都那個豪門,看來咱們家雨嵐這次要攀上高枝了。”

秦淑媛酸溜溜的道:“為什麼姐姐都有這麼好的結婚對象,怎麼就我冇有?”

秦雨嵐聞言,冷冰冰的開口道:“你如果願意的話,那這個人就給你了,你自己去見他。”

秦淑媛拍著胸脯道:“那怎麼好意思呢,這是當年爺爺和他老朋友定下的婚事,隻是恐怕爺爺都冇有想到,他那個老朋友,還有江省總督這一層關係吧!”

秦家老太爺點了點頭,開口說道:“當年我重疾纏身,無奈之下隻好去神醫穀求藥,可是那神醫穀穀主脾氣古怪得很,再加上當時的我確實身無分文,隻能將雨嵐的生辰八字遞了過去。”

“不然恐怕當時的我活不過三個多月,也就冇有現在的秦家了。”

所有的秦家人都知道當年這一回事,一個個看向秦雨嵐的時候,麵上皆是露出一抹幸災樂禍的表情。

他們可是聽說神醫穀那個老穀主後輩子弟長得都不怎麼樣,而且整日都縮在穀中。

如果秦雨嵐嫁過去的話,恐怕要去當山村野人了。

秦雨嵐咬著嘴唇道:“爺爺,當年您欠的神醫穀老穀主多少錢。。”

秦老太爺抬頭看了秦雨嵐一眼,然後冷聲說道:“我說過,這不是錢的問題,現在的你冇資格討價還價,你隻有兩個選擇,要麼嫁入帝都豪門,要麼嫁給今天來這裡的年輕人。”

場中眾人皆是幸災樂禍地看著秦雨嵐。

一旦秦雨嵐嫁出去的話,無論嫁給誰,她手下的那個建材公司都要交還給家族。

畢竟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她不可能將這個建材公司帶過去當陪嫁,到時候這一塊肥肉就有秦家的其餘幾房徹底瓜分。

至於秦父秦母,他們根本就不看在眼裡。

畢竟就連現在的家庭會議,秦老太爺都懶得叫他們夫婦二人,他們怎麼可能扛得動偌大一個建材公司,即便是他們女兒打下來的基業。

秦雨嵐剛想開口繼續勸說,便見外麵走進來一人,正是秦家的管家。

管家來到場中,開口說道:“老爺,門外有一青年拿著一紙婚書說要拜見。”

秦老太爺聞言,瞬間眼前一亮,而後道:“那就將人請進來。”

管家點了點頭,然後朝著外麵走去。

一旁的秦淑媛連忙開口問道:“那人身旁可還站著什麼人?”

管家回道:“我出去的時候隻看到了他自己提著一個盒子站在門外。”

秦淑媛不由得眉頭微皺。

對方既然是總督大人都看重的後輩子弟,那麼怎麼可能一個人來到秦家,至少也該帶個司機吧!

話音落下,管家便朝著門外走去。

秦雨嵐眼見勸說不了,當即便要轉身離去。

隻聽背後的秦老太爺幽幽地開口說道:“你若是現在敢走,那就把建材公司交還給家族。”

秦雨嵐腳下一滯,而後一臉委屈的轉過身來,安靜地站在一旁。

就在這時,管家領著一人走了進來,正是手中拎著見麵禮的楚休。

楚休來到近前,看著齊聚一堂的秦家人,麵上露出一抹驚訝神情。

不是說好了來相親嗎?怎麼對方一大家子人都在這裡。

大堂中的其餘人看到楚休之後,麵上露出一抹驚豔神情,而後紛紛轉頭看向了秦老太爺。

秦老太爺有些遲疑地開口道:“你就是神醫穀的那個楚休?”

楚休點了點頭,將手中的見麵禮放在桌上,開口說道:“不錯,我就是神醫穀的楚休,這是我給您準備的五百年野山參,無論是調理身子還是關鍵時刻續命,都是絕佳的選擇。”

此言一出,秦老太爺不由得眼前一亮。

像他這種上了年紀的人,最關心的就是自己的壽命問題。

所以就算楚休說得很是直白,他也可以接受,甚至心中頗為欣喜,因為對方可是神醫穀的傳人。

再者說像五百年的野山參這種寶貝,在市麵上可遇而不可求,幾乎每次出現都會被其餘的頂尖豪門直接買走。

而且價格堪稱是天價,不是一般豪門可以承受的。

秦老太爺微微點了點頭,然後開口說道:“你倒是有心了。”

就在這時,一旁的秦淑媛看著楚休,忽然眼前一亮,開口說道:“你就是昨天在江省酒店商場中,逼吳家的吳啟山下跪磕頭的那個人?”

聽聞此言,場中其餘幾人都愣在了那裡。

吳家的吳啟山是什麼人他們還是知道的,尤其是秦家大房,還是他們暗中溝通吳啟山,讓其進入秦雨嵐手下的。

而且秦淑媛口中說的那件事,他們昨天晚上也看到了相關視頻。

隻是他們怎麼都冇有想到,昨天下午逼吳啟山下跪賠罪的竟然是麵前這個要來秦家和秦雨嵐相親的年輕人。

秦家大伯麵色瞬間難看了下來,然後開口道:“年輕人針鋒相對很正常,但若是做人毫不留情麵,那就太過了。”

在其身旁,秦雨嵐眼神略微有些驚訝地看著楚休,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就在場中氣氛僵硬之時,管家再度領著一人走入了大堂,開口說道:“老爺,吳家公子吳啟山前來找小姐商議合作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