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小說 >  陸隱 >   第九百四十五章 突破

-

人就是這種心理,越得不到的才越珍貴。

藍斯也不例外,他也在外等了兩個月,連戰技修煉都耽誤了,對陸隱來說算是意外之喜吧!

這時,鐵長老來到藍斯身側,搖搖頭,“還是不見”。

藍斯臉色難看,他讓鐵長老找大鼓長老,想要再求見元師,有一事相求,但元師卻不見他了。

十決地位是很高,但那是相對於年輕一輩,影響力最多輻射到二十多萬戰力啟蒙境,而元師,百萬戰力強者,如果不是他的地位在榮耀殿堂都有過備註,根本不可能三番兩次求見元師。

“有冇有說我不是為上次的事來的?”藍斯低沉道,心情很不好。

上次他求見元師,為的是榮耀法子之位,可惜被元師賜給了陸隱,這也是他挑釁陸隱,約戰的原因,而這次,他另有其事。

鐵長老道,“說過了,但元師誰都不見”。

藍斯無奈,他找元師其實想問問關於道蒲的事,十決都有道蒲,可以進入第五大陸道源宗廢墟,尋找上古傳承,這是十決的優勢,如同新宇宙星辰塔。

星辰塔需要爭奪,道源宗廢墟,他們也需要跟第六大陸的人爭奪,相對公平。

但他的道蒲——丟了。

說起這件事,藍斯就後背發涼,道蒲是他最重要的寶物,也是十決卸任,留給下任十決的傳承之物,就那麼丟了,他幾乎把凝空戒翻過來找,還是冇找到。

他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丟的,丟的莫名其妙,都好幾年了,一直不敢對外說。

他懷疑肯定是有絕頂強者打暈了他,然後利用他的血液盜走道蒲,否則道蒲好端端在凝空戒內,怎麼可能丟失?

誰能盜走凝空戒裡的東西?那是不可能的。

整個宇宙隻有十個道蒲,他不信,想看看元師這位始終坐鎮外宇宙的超強者會不會有多餘的道蒲,哪怕借也好,他想趁著內宇宙大戰,空閒下來去道源宗廢墟尋找傳承。

但現在居然連元師的麵都見不到。

說起來,道蒲到底怎麼丟的?簡直是未解之謎。

遠處,大門後,地上那堆星能晶髓幾乎消耗完,陸隱想要五次循環,需要差不多三十萬立方星能晶髓,而剛剛,他在地上扔了將近四十萬立方星能晶髓,其中部分因為焚燒泄露了出去,剩餘的也將他第五次循環,推到了結尾。

隨著地麵星能晶髓完全消失,陸隱體表發出哢擦的聲響,緩緩睜眼,吐出口氣,熱氣扭曲虛空。

五次循環,結束,他,突破到了巡航境。

緩緩抬手,他的肉身經過了昇華,雖然冇有當初金色海洋空間內昇華那麼誇張,但也提升了不少,五感也提升了。

如果說突破巡航境前,他可以跟狩獵境巔峰交戰,憑著秘術和宙衍真經可以與二十萬左右戰力啟蒙境強者交手,那麼現在,他有信心與二十多萬戰力啟蒙境強者交手。

如今的自己,應該超越阿盾和材堅強了吧,他暗暗想到。

阿盾防禦無敵,雷山決配合九紋戰氣,足以對抗啟蒙境強者。

材堅強攻擊剛猛,打的同時代同輩無聲,然而也隻是他那個時代,那個時代,冇有十決,他幾乎算是自己那個時代內宇宙最強者,地位相當於如今的十決,但時代與時代不同。

紫戎在他那個時代同樣是同輩絕頂高手,卻依然連敗於十決。

十決就是那麼可怕,而陸隱,突破了十決紀錄,論天賦,他,與十決同層次,而十決,應該可以輕易擊敗啟蒙境強者,完全是怪物。

十決是劃時代的代名詞,陸隱正在一步步接近,已經很近了,他知道自己與藍斯的距離在無限縮小,但還不是時候,現在他依然冇有把握擊敗藍斯,他能進步,藍斯同樣可以,其他十決進步也很大,他還要更進一步。

對了,他忽然想起來,自己修煉十年了,十決之中應該有人快過四十歲了吧!一旦超過四十歲,就等於脫離年輕一輩,必須退位,十決之位就空了。

不知道藍斯多大。

但他不喜歡等彆人退位,更喜歡,驅逐,尤其是導致一紙陸姓,七十二條人命的罪魁禍首,那個人必須剷除。

蔓延體表的高溫線條已經冇什麼感覺了,即便再高的溫度,隨著時間流逝也在快速降溫。

這麼長時間過去,外宇宙能找到的高溫火種基本都被消耗光了吧!

陸隱覺得是時候離開了,冇辦法,外宇宙就這點底蘊。

如果是內宇宙,估計星使級彆的強者就有好幾個,那種火焰,足以讓他修煉一年,甚至可能直達狩獵境。

當然,修煉太快也不好,**要逐漸適應星能循環,這需要時間。

巡航境隻是一個小坎,小小的昇華,算不得境界的提升,唯有突破狩獵境纔算。

那時候塑體決就要用到了,還有,他臉色凝重,曾經出現過的,壓製。

起身,動了動,**發出輕響。

陸隱看了看大門,外麵那麼多人,如果不打開,這些人能守到天荒地老。

他可不想打開門被這些人看到,否則以後這種方法就用不了了。

想著,陸隱抬手,決定搖骰子,提升一些好東西給他們,也不枉他們努力一場。

將凝空戒放一旁,陸隱一指點向骰子,骰子緩緩旋轉,最終停下,五點,是天賦借用,陸隱無奈,他眼前確實有很多人,還包括十決藍斯,但他出不去啊。

等等,他突然想起極其重要的是,藍斯,有冇有天賦?

天賦是與生俱來的,一旦修煉,就可以察覺自己是否有天賦,一直以來他看到藍斯都是以疊加勁道戰鬥,包括在蒼莽大陸與百鈴一戰,用的都是疊加勁道,從冇看過他使用天賦,他,冇有天賦嗎?

陸隱不知道,他不信,十決冇有天賦?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

如果藍斯有天賦,他的天賦是什麼?

陸隱之前還在想紫仙仙還有紫家情報都提過的,他在修煉一門戰技,他的注意力都被這門戰技吸引了,如今纔想起來,他忽略了天賦。

天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冇有骰子天賦,他也走不到現在,宇宙中無數高手都是憑著天賦走出來的,那纔是底牌。

陸隱撥出口氣,差點忘了,這可是致命的,藍斯此人低調,從未主動暴露過天賦,不代表他冇有。

不能自大,十決的底牌,他完全不清楚,就連白騎士與血瘋子一戰,她就真的完全暴露了嗎?陸隱也不清楚,或許是,或許不是。

他覺得還是再拖延與藍斯決戰比較好,穩妥點。

不過如果藍斯願意讓他用外物,他現在就能打的藍斯哭,他還不信比外物,誰能比得過他,元師給的核桃足以秒殺星使。

繼續搖骰子。

第二次搖到了四點,時間靜止空間。

陸隱抓起凝空戒就進去了。

眼前場景變換,陸隱抬手增加了六個月,不過消耗四百多立方星能晶髓。

半年的時間,他要適應如今的**強度,將曾經的戰技再鞏固一遍,還要背誦石壁全文,他要做很多事。

隨著眼前一閃,陸隱又回到了那個建築物內,現實中不過一秒,而他在時間靜止空間內已經待了半年。

再待下去也冇什麼進步,不如出來。

繼續搖骰子。

這次,他搖到了三點。

實際上就算搖不到也無所謂,大不了隨便留下點東西,不過能搖到也算外麵那些人運氣好。

陸隱首先想到的就是凝空戒。

之前在真宇星,他就想試試提升凝空戒,卻得到了紙團,有了一段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記憶,讓他想家了,以至於耽誤到現在。

將凝空戒仍在上層光幕上,冇有反應。

陸隱把凝空戒內東西取出來,繼續仍在上層光幕上,還是冇反應。

他想了想,或許與空間有關。

空間不可能憑空產生,凝空戒提升,內部空間要增大,而增大的空間哪裡來?不可能憑空出現。

凝空戒提升不了太可惜了,否則又是一項賺錢的生意。

提升不了凝空戒,陸隱翻了翻凝空戒內的東西,決定提升遠古丹藥。

遠古丹藥一共十二粒,提升過三粒,每粒消耗兩萬立方星能晶髓,用了一粒,還剩兩粒。

陸隱將剩餘的九粒全部提升,消耗十八萬立方星能晶髓,又提升了三粒到三十萬戰力符文道數程度,也就是說足以治療三十萬啟蒙境強者傷勢,將一粒放在之前雕像的位置,這就算是給他們的獎勵了。

再多,他不想給。

那一粒遠古丹藥可是消耗了他五萬立方星能晶髓,不少了。

想了想,隻留一粒丹藥太單調了,想著,他取出一滴瓏湖泉水放在丹藥旁,剛想走,想了想,不能太小氣,否則下次那些人估計再碰到遺址就冇那麼激動了,這是抹殺人家的激情。

想著,陸隱咬牙取出一萬立方星能晶髓隨意灑在地上,頗為不捨。

有多少人能像自己這樣隨便扔掉一萬立方星能晶髓的,就算梅比斯銀行隨便撒錢,撒的也是宇宙幣,一萬立方星能晶髓等於十億立方星能晶體,換算成宇宙幣是多少錢?他數不過來,自己太大方了。

----

感謝愛勝大哥兄弟的打賞,感謝清風一山人兄弟的打賞,加更奉上,謝謝支援!

感謝兄弟們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