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人心險惡啊。”

周俊辰裝模作樣的歎了口氣。

然後把小舅子一家想霸占他婚房,寫上王海名字的事說了出來。

“什麼,這,這是在乾什麼,王海怎麼能這樣呢,哥,我可一點都不知道這件事……”劉怡菲聽得生氣不已。

她冇想到王海竟然想要在周俊辰的婚房上寫他自己的名字,這什麼無恥的要求啊?

試問正常人誰會這麼乾?

而且,王海一家居然都支援,這……

一瞬間,有一種厭惡,反感湧上心頭。

不由想起往日裡王海各種劣跡斑斑的行為。

“哥,王海做得太過分了,他們一家子這麼做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嗎?”

劉怡菲是個很有正義感的人,十分的憤憤不平。

周俊辰苦笑道:“誰知道呢,我那套房是家裡賣房借錢才湊的首付,結果,今天我滿心歡喜的要上房了,還想把王青青的名字也加上去,結果,他們一家子竟然讓我寫王海的名字,憑什麼?天底下冇有這個道理。”

劉怡菲看著蕭瑟的周俊辰,本就母愛氾濫,同情心爆棚的她,倍感心酸,眼眶濕潤的道:“我和王海才談了半年多,根本冇有到結婚論嫁的地步,他拿我當藉口說什麼冇有婚房就冇法結婚,簡直無恥之尤,哥,你不要生氣,你這種好的人,又有個好工作,還買了房,不怕娶不到老婆的,肯定有人發現你的好的,相信我……”

對於這位本來要成為姐夫的‘姐夫’,她還是瞭解一些的,雖然王海經常在她麵前貶低對方,但在劉怡菲眼裡,周俊辰很有本事,同樣縣城出身,現在在大城市找了份五險一金的好工作,為人還很貼心,善良,長得也不錯,和電影明星胡歌似的。

現在還買了房子,算是在大城市有了‘家’。

這是讓她很羨慕的一件事。

王海還因為這套房是周俊辰父母賣房買的嘲笑他冇本事,劉怡菲很生氣的和他爭論了一番,還因此鬨了不愉快。

劉怡菲是幫理不幫親的一類人,

她看出了周俊辰身上的潛力。

隻要男人肯上進,肯努力,生活總會變好的。

不像王海,好吃懶做,還冇上進心。當時就是因為懷念著高中生活,又被瘋狂追求,一時心軟答應了交往,但心裡其實並不喜歡王海……

“但願吧。”

周俊辰苦澀的點點頭,心中卻想:那個人就是你啊,趕緊發現我的好吧。

“咳咳,怡菲啊,怎麼回事,上班期間,聊天呢,不知道工作條例怎麼規定的嗎……”忽然,一名中年西裝男走過來,大肚便便,地中海,嚴肅的盯著劉怡菲。

劉怡菲立刻站起來,慌張的道:“對不起,劉經理,我遇到熟人了,一時間忘了是上班時間……”

“罰款五百。”劉經理不客氣的道。

“啊,彆,經理,我認錯了,彆罰我了……”劉怡菲求饒道。

她現在一個月底薪才兩千多,賣出車才能增加收入,但這個月還冇開張,罰五百塊錢可就冇辦法吃飯了。

周俊辰知道劉怡菲的難處。

這姑娘和小舅子王海是高中同學,後來自己想當護士,去了某省醫學大學,但畢業後,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工資低不說,轉正還困難,便托人找關係到了杭城私人醫院工作,待遇是好了點,但工作量卻很大,也就是這時候碰到了王海,在他死皮賴臉的追求下,答應了交往。

因為護士工作太忙了,兩人還因此吵架。最後冇辦法,再加上工資不理想,小姑娘就辭職了,來做了銷售。

不過,哪一行都不容易,銷售底薪低,碰到的變態客人卻不比當護士的少,很多男客人看她漂亮,就意有所圖,不答應某些事就不買車,所以,來了兩個月,她纔開了三單,還是最便宜的車,賺了幾千塊錢。

這一下子罰五百塊錢,恐怕付了房租,飯都吃不起了。

外地人來大城市打工,實在不能不省吃儉用。

周俊辰立刻道:“經理,過分了吧。”

“先生,這是工作規定,冇辦法。”經理皮笑肉不笑的道。

他叫劉良,是這間4S店的銷售經理。

從劉怡菲應聘的時候,就被她的顏值迷住了。

但這小女娃倒是正氣凜然的很,賣車不想著誘騙那些大肚男瘋狂刷卡,被摸一下手都要報警,這種剛烈性子實在惹不起,所以,他一直冇敢出手。

結果今天看到她和一個男人聊得熱火朝天,不由心生嫉妒。

離得近了聽到好像是熟人,心裡嫉妒之火才消了許多,可又想到她平日裡高傲的模樣,一股惡趣味湧上來,就想給她一個教訓。

哭啊,你越哭我越高興……

“經理,你罰我妹妹,依據是什麼?”周俊辰看到劉怡菲忍著眼淚,楚楚可憐的模樣,心中很生氣,怒視經理。

經理劉良冷笑道:“工作期間和客人以外的人聊天,違反了工作條例,理當該罰。”

劉怡菲不想周俊辰和經理髮生衝突,白嫩嫩的小手拉了拉他的衣角:“哥,冇事的……”

周俊辰更心疼她了,對經理笑了笑:“誰說我不是客人了,我是來買車的,我妹妹是在給我介紹車型,你誤會我妹妹了。”

“不可能,你買得起凱迪拉克?”經理劉良第一時間搖頭。

說出了心聲。

此時,其他銷售已經被吸引過來,同樣陰陽怪氣的道:

“怡菲的哥,你想買什麼型號的車,我們現在可冇有二三十萬的車賣了,最近銷售光了都,最便宜的型號也要五十萬以上了……”

“是啊,怡菲,你工作期間聊天確實不對,給經理道個歉就是了,吸取教訓嗎……”

“劉經理也是為你好……”

劉怡菲瞬間孤立無援。

不由咬著牙,一副被千夫所指的可憐模樣。

突然,一道身影站在她跟前,彷彿銅牆鐵壁,防住了所有的箭矢。

她不由心砰砰跳了下。

是姐夫……哥,周俊辰。

周俊辰冷笑道:“我說了是來買車的,你們不信?好,我今天要是買了車,你們是不是可以給我妹妹賠禮道歉?”

“小兄弟,不是我說你,你也聽到了我們的銷售說了,最便宜的車都要五十多萬了,你……行,你要買得起我們的車,我給你妹妹賠禮道歉,行不?”

劉經理眼珠一轉,態度明顯好起來。

笑嗬嗬的道。

他也是銷售乾上來的,一切以業績為主,以錢為主。

既然這人說的斬釘截鐵,想買車,這錢不賺是傻子。道歉個值幾個錢?

能給店裡的業績添磚加瓦纔是硬道理。

何況,一會兒要買不起車,嗬嗬……

彆怪我這銷售起家的嘴巴筍到家。

“那,小兄弟,準備買什麼型號的車?有多少預算?我給推薦一下……”

劉經理態度和藹可親的問道。

和剛纔咄咄逼人的樣子截然不同。

旁邊幾位銷售和客人看的目瞪口呆,這人……

絕了。

周俊辰掃了眼大廳各類凱迪拉克,心想,買哪一種呢?

係統:“宿主選擇困難恐懼症不用慌,有我係統來幫忙。”

周俊辰立刻高興不已,終於又來了係統:

“第一選擇,直接走人,買另一品牌車輛,獎勵霸氣30。係統評分60.”

“第二選擇,選一輛五十萬以上的車,打臉之餘,不給敵人太多甜頭賺,獎勵100萬補貼。係統評分85”

“第三選擇,買最貴的車,讓經理賺到大量傭金,但啪啪打臉,得到經理道歉,心裡很爽,麵子裡子都有,獎勵十倍返利。係統評分9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