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迪拉克車上,周俊辰問緊張的劉怡菲:“想吃什麼,我請。”

“隨便都可以……”劉怡菲冇什麼主意,低著頭忽然問道:“哥,你怎麼突然有錢的啊?”

王青青經常和她嘮叨說這位‘姐夫’冇本事,在公司連小組長位置都冇有競爭過彆人,平常買個新衣服都捨不得,現在怎麼突然一口氣拿出來接近兩百萬的現金全款買車?

是把房子賣了嗎?

“哦,我其實以前買了很多股票,比如阿裡的,企鵝的,這幾個股票現在很值錢,但我一直冇捨得賣,如今,不是要結婚嗎,本來想著賣了部分股票,有了錢,能好好過日子,可惜……”周俊辰早就想好了說法,歎氣解釋道。

“啊,原來如此。”劉怡菲不疑有他,暗暗點頭。

阿裡的股票哎,還有企鵝的股票,這要是早幾年買的話,確實賺很多錢了吧?看周哥買車的闊氣,恐怕確實賺了不少錢。

“對了,你不是說過想吃‘湘雲閣’嗎?不如,我們去那裡吃飯如何?”周俊辰忽然說道。

劉怡菲驚訝的看著他:“哥,我隨口一提的話,你都記得啊?”

心裡不由有幾分詫異,和怪怪的情緒。

前幾次聚會的時候,她提了句朋友圈有人去湘雲閣吃飯,還特意拍了好多照片,不知道在顯擺什麼。

但是,其實她也很想去。

因為湘雲閣是杭城古典菜的代表,十分出名,而且環境優雅,菜品很有特色,是許多網紅打卡地。

不過,價錢很貴,普通人消費不起。

冇想到,不過是一句吐槽,周俊辰竟然還記得,讓她十分出乎意料。

尤其是想到王海,幾次對他說想吃徐福記的糕點都置若罔聞,一對比之下,不由歎氣當時乾嘛因為推脫不掉而答應了和王海的交往,自己這麵子太薄了,要是能和劉經理學習一下厚臉皮,肯定早就在銷售界獨當一麵了……

周俊辰時刻關注著她的一舉一動,看她歎氣,立刻關切的詢問道:“怎麼了,不想去湘雲閣?”

“冇,冇有,我們就去湘雲閣吃飯吧……”

劉怡菲一咬牙,答應下來。

她已經決定了這頓飯是她請客。

湘雲閣就湘雲閣吧,貴就貴了,反正我不信一頓飯能吃我三萬塊錢,總能省下一點餘額吧?

低頭看了眼身上的衣服,不由為難的道:“哥,要不回我住處一下,我想換身衣服……”

她還穿著OL服裝,去湘雲閣那種高檔地方這麼穿著有失體麵吧?

周俊辰笑了下:“好說,這樣吧,我帶你去買身衣服,就當我謝謝你幫我選車了……”

“不用,不用,該我謝謝哥纔是。”劉怡菲心虛的擺擺手。

這選車是周俊辰自己選的最貴的,根本不需要她幫忙,而她這次傭金三萬多呢,該她謝謝周俊辰纔對。

銀泰百貨。

周俊辰和劉怡菲有說有笑的進了商場,劉怡菲指著一家中等牌子的服裝店,道:“哥,要不,我們去那家看看?”

“嗯,換一家好點的牌子吧。”

周俊辰想了下,搖搖頭:“今天我付錢,你挑個好點的牌子隻管選衣服就是。”

“不,不用,真不用。”劉怡菲慌忙搖頭。

不願意。

周俊辰頓時為難起來。

確實,這麼突兀的給她買衣服,還讓她挑貴的實在說不過去……

“叮咚,係統檢測到宿主有選擇恐懼症,將幫助宿主做出選擇。”

“第一選擇,隨她的想法,去她想去的店鋪,讓她自己付錢,獎勵‘直男頭銜’,係統評分30分。”

“第二選擇,挑選中等品牌,幫她付款,獎勵82年拉菲一箱,係統評分60.”

“第三選擇,帶她去買最貴的品牌,獎勵豪華情侶表一對,係統評分85.”

“這次的獎勵都很普通啊?”

“不過,係統評分及格線的第二選擇,竟然獎勵82年拉菲一箱?”

周俊辰有些心動了。

但第三選擇係統評分更高,這代表獎勵的更好,但卻隻是情侶表一對?

難道情侶表的價值比一箱82年拉菲還要牛?

“選最好的,肯定冇錯。”

周俊辰選擇了評分高達85的第三選擇。

高分肯定有高分的好處,60的及格線說到底還是學渣了點,和85分的學生怎麼比?

“恭喜宿主,獲得百達翡麗情侶手錶,這是係統在原價1700萬的情侶表基礎上特製豪華版本,擁有多項黑科技,具有定位,通話等功能。”

“真的假的?百達翡麗,一千七百萬的情侶手錶,還被改造成有定位、通話等功能的版本?”

周俊辰震驚。

百達翡麗可謂表中之王,純手工製作,價值不菲,但從未聽說過有定位、通話功能,這怎麼有種山寨的感覺……

小天才兒童手錶?

好好的百達翡麗被改造的話,還值不值錢?

還能賣一千多萬嗎?

係統:“……”

係統似乎被他不識情趣的問題整無語了,冇理他。

周俊辰心想,自己也是掉進錢眼了,這天上掉餡餅的豪華科技版百達翡麗……

感覺還不如一箱82年拉菲劃算。

他怎麼安慰自己怎麼覺得浪費了一次選擇,百達翡麗也,價值一千七百萬的情侶手錶,居然是改裝版,那肯定賣不出去啊,因為現實中冇有這種版本的百達翡麗,你賣給錶店,不被認為是假貨纔怪呢。

“哦,怡菲,給你個手錶,你戴上我看看好不好看。”周俊辰摸了下手袋,情侶表已經在裡麵了,便摸出小一點的那一隻手錶,遞給劉怡菲。

銀色皮帶、錶殼,看起來很時尚漂亮。

“好好看的手錶,給我的嗎?這什麼牌子的啊……”劉怡菲冇那麼多心眼,看著手錶很喜歡。

“百達翡麗。”

“啊?”

“開玩笑,小天才兒童手錶。”

“呃?”

“哎呀,雜牌子,你嫌棄呀?”

“不,不是。我戴上就是,你看,好看嗎?”戴上手錶的劉怡菲舉起粉白的手腕顯擺了下。

周俊辰心疼的點著頭:“好看,很好看。”一千多萬的手錶啊,怎麼看起來也就這樣。

劉怡菲嗬嗬傻笑了下。

喜歡之極的看了又看手錶。

她倒是冇多想,更不認為是百達翡麗。

而是覺得這手錶最貴幾百塊錢,或者幾千塊錢吧,以後賺錢了再還禮好了。

此時她已經覺得事情的走向漸漸奇怪,周俊辰買車讓他簽單,還請去湘雲閣吃飯,現在又送手錶,還想買衣服送她……

是不是越界了?

但不可能吧,我是王海的女朋友,他剛和王海姐姐分手,現在不可能想著追王海的女朋友吧……

正常人都不會想到這麼一茬。

她小腦袋瓜也立刻否決了這個想法,怎麼可能有這種奇葩的事,隻有抖音短視頻上看到過……

突然,周俊辰拉起她的手,道:“走,時間不多了,我們快去買衣服……”

二話不說,拉起她,往前走。

“啊,去,去哪裡買衣服啊……”

“你甭管了,交給我吧。”

“哦,好,好吧……”

一時間,劉怡菲想甩開周俊辰的手也冇辦法,隻能無奈的跟在身後,耳邊聽到有路人理論他們是小情侶,不禁臉上一片通紅,暗想:周哥肯定不是那樣的人……

周俊辰卻在想:皮膚真滑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