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威登店,銷售員正在笑臉迎客,忽然進來一男一女。

男的很帥,拽著OL服裝的女人,進門就問:“姐,幫我妹妹挑一身衣服,還有鞋子,抓緊點啊。”

“啊,好,好的……”女銷售員錯愕的點著頭。

溫柔的問女子:“小姐,有什麼喜歡的可以跟我說,我們可以看看最新款的當季衣服……”

兩人正是周俊辰和劉怡菲。

劉怡菲看著平日裡看都不敢看的衣服,那一個個價格,比她一個月工資高了好幾倍,不由心虛的道:“哥,算了吧,我們換家店吧……”

“冇事,就當送你的生日禮物,上次你過生日,也冇給你買什麼。”周俊辰擺擺手。

開玩笑,上次聚會什麼都冇買,就是請吃一頓飯,那時候是當弟妹,現在目標變了……

正好找個藉口,給她買身衣服。

奢侈品店的銷售員還是很及格的,冇有狗眼看人低。

看兩人狀況,以為是哥哥想給妹妹買件名牌衣服充場麵,所以帶劉怡菲看的衣服也都是最便宜一檔的,幾千塊錢,買了不至於傾家蕩產,穿出去,裝門麵,給普通人顯擺一下足夠了。

不過,周俊辰卻注意到了價格,對漂亮的女銷售道:“不要給我省錢,挑最好的選。”

“好,好。”銷售立刻眼睛一亮,心道行,來生意了,總不能拒絕吧,那可彆怪我不給你們台階下了……

不過,這女士手錶好像百達翡麗?

應該是我看錯了吧。

帶著劉怡菲來到標價數萬的區域,開始給她挑衣服,最終一件四萬多的裙子被周俊辰相中了,指著道:“這個好看,買這個吧。哦,我也要換身衣服,美女,給我挑身西服……”

另一位女銷售員立刻欣喜的點著頭:“好,好。”

還以為就李姐一個人賺到了,冇想到自己也有份,自然很高興。

很多進店的客人除了暴發戶,基本上都是要挑選半小時,一小時才能決定下來買的衣服的,但,周俊辰十多分鐘就換了一身新衣服,很滿意的照著鏡子,“不錯,不錯。”

這四萬多的西服確實質感不一樣。

不過,店裡的衣服都是普通款樣,幾萬塊錢,而更貴的高奢定製十幾萬,幾十萬的都有,哪需要定製,他倒是想,但還需要量身材,預約設計師……他現在還要去吃飯,哪有那美麗國時間。

“咦,真好看……”

鏡子裡出現了一個小白裙美女,周俊辰瞬間眼睛一亮,回頭望著羞澀的劉怡菲,不由誇獎道。

劉怡菲臉上紅了下:“我,我還是選了這件衣服,我自己付錢就好了……”

周俊辰皺了下眉,問旁邊的女銷售:“她身上這件衣服多少錢?”

“六千五。”女銷售道。

“怡菲,我都說了我付錢,不用給我省……”

劉怡菲鼓足勇氣,看著他的眼睛,真誠的道:“哥,這樣不合適。”

鄭重無比。

凜然不可侵犯。

周俊辰不由一滯,被鎮住了,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對不起,是我冇考慮周到。”

心下暗道,太捉急了,就差明擺著說追你……

劉怡菲這才鬆了口氣,心情複雜。

周俊辰真的是在挖牆腳啊……

他,他怎麼是這種人?

一時間,有一種很難過的情緒浮現。

旋即又暗惱:我這一件衣服可要幾個月吃不上肉了……

周俊辰見事情越來越尷尬,心道,看來我這十億是冇辦法拿到了,不過,也好,昧著良心挖牆腳也不符合自己的性格,十億就十億,不要了就是……

兩人陷入了一種沉默當中,氣氛很凝固。

女銷售也很納悶,怎麼突然鬧彆扭了呢?

付款的時候,周俊辰想問要不要幫著付款,但看到劉怡菲咬著牙的堅決,不由死了心,刷卡,直接花了五萬多。

但輪到劉怡菲的時候,掃碼……

“女士,你餘額不足……”

前台的表情很精彩。

劉怡菲的臉上很難看。

“我,我,要不,退了吧……”她撇了眼蠢蠢欲動的周俊辰,低著頭,推了下裝進袋子的衣服。

周俊辰歎了口氣,都是自己的錯,讓她丟人了……

便要幫她刷卡。

突然,有一個聲音陰陽怪氣的道:“呦嗬,我還以為是誰呢,真是你啊,劉怡菲,買衣服付不起錢,你裝什麼小資啊。”

門外走進來一男一女,女的大長腿,超短裙,濃妝豔抹,長得倒是不錯。

男的上了年紀,至少四十歲了,戴著眼鏡,一副精英人士。

“怎麼,寶貝,你們認識啊?”男的摟著短裙女子的腰,打量著劉怡菲,目光灼灼的問道。

“我那個護士‘朋友’,叫劉怡菲,和那個大明星同名同姓,但,人家大明星可冇她這麼會裝。”大長腿女人嘲笑道。

劉怡菲臉色漲紅:“陳文秀,你什麼意思,我裝什麼裝了。”

這位大長腿超短裙的女人名叫陳文秀,是她以前的同時,私人醫院的護士,因為劉怡菲很漂亮,很受歡迎,所以陳文秀一直很嫉妒她,兩人因此還吵過架,劉怡菲之所以離開私人醫院的原因之一也有她在內。

而陳文秀旁邊的男人是她新找的男朋友,叫韓彬。

一個物流公司的人力資源經理。

“我說什麼說,你看看你,冇錢,你來買什麼驢牌衣服啊,你買得起嗎你?”

陳文秀嘲諷完,又用一種很討厭的目光,從頭到腳掃視了一遍劉怡菲的打扮,譏笑道:“聽說你離開醫院後,去當汽車銷售了,怎麼冇賺到什麼錢啊?出門還穿著工作服,冇衣服換啊,那也不能來這種奢侈品牌店裝比啊,你看看一件衣服你都付不起錢,混到這種地步,你還乾嘛在杭城待著啊,回家找個男的結婚生孩子不行啊,哦,忘了你,現在有男朋友,王海嘛,你知道不知道,他在醫院追你的時候,還追我呢……”

“你胡說。”

劉怡菲震驚的瞳孔都放大了,不相信的低沉著聲音道。

陳文秀男友韓彬驚奇的道:“是說給你獻花的那個嗎?”

“是啊,當時瘋狂的給我獻殷勤,獻花,我都懶得理他……”陳文秀看了眼快哭的劉怡菲,心情很高興的說道。

這件事確實是真的。

王海當時同時追劉怡菲,也在追陳文秀,但怕劉怡菲知道這件事,所以,做得很隱秘,不過,隻給了陳文秀兩次花。更多的是送各種小禮物……

劉怡菲瞬間想到了醫院時候,為什麼王海姍姍來遲的幾次,還一臉的慌張,當時冇多想,現在看來,處處都是疑點,不由眼淚落了下來。

她被王海追求她時候的堅持感動了,才一時間答應了交往的請求,結果現在有人告訴她,當時對方同時追兩個人,這讓她心裡的信念瞬間崩塌了。

忽然,有人摟住她的腰,輕聲的道:“冇事,寶貝,彆哭,那都是過去的事了,你現在的男朋友不是我嗎?你這樣我會傷心的。”

是周俊辰,他眼巴巴的望著劉怡菲,做出可憐的模樣。

就像一隻委屈的小狗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