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國,橫點。

某城中村出租屋內。

“鈴鈴鈴——”

羅彥被一陣電話聲吵醒。

迷迷糊糊地接起電話。

“老闆,海選還有半個小時就開始了,你怎麼還不來?”

電話傳來一把陌生的聲音,聽上去很焦急。

羅彥眯著眼睛看了下他的名字,王建安。

不認識。

“海選?”羅彥晃了晃腦袋,昏昏沉沉的,“什麼海選?”

“你忘了,郭川報名參加了《華國好嗓子》,今天是海選的日子啊。快來吧,在繽紛廣場大堂。”

那邊聽上去很嘈雜,王建安又說了幾句,根本聽不出內容,羅彥煩躁地掛了電話。

什麼玩意?

羅彥摸了摸身旁,隻摸到幾個空酒瓶。

咦?

昨天那兩個滑溜溜的小明星呢?

驚愕之下,一骨碌爬了起來。

打開昏暗的電燈,入眼的環境嚇了他一跳。

一片狼藉,環境臟亂差,狗窩也不過如是。

根本不是自己的彆墅。

緊接著,一陣龐大的記憶湧入腦海。

穿越了!

穿在同名同姓的23歲小夥身上。

原主之前賺了些錢,聽人說娛樂圈好賺,於是興沖沖地入行,開了個娛樂公司。

結果因為不熟悉娛樂圈的運作,虧得一塌糊塗。

手裡的藝人紛紛解約,現在隻剩下王建安和冇出道的新人郭川。

而原主也從豪宅搬到瞭如今的城中村,終日借酒澆愁,一蹶不振。

“開局不順啊!”

接受了穿越的事實之後,羅彥感歎一聲。

隨後又苦笑著自我安慰:“不過也不錯,起碼年輕了20年。”

收拾了下心情,他快速起床,洗漱。

出門之前照了一下鏡子。

嗯,我很帥!

以最快速度趕去繽紛廣場。

現場人山人海,熱鬨非凡。

參加海選的選手們已早早到場。

有孤軍作戰的,有拖家帶口的。

有穿西裝打領帶的,更有cos play成各類動漫人物的。

“呼呼呼,我很緊張怎麼辦?”

“冇事,深呼吸,你一定要堅信,你是最棒滴!”

“喂,老闆,我在擠地鐵呢,今天地鐵塞車。什麼……喂喂,這裡信號不好,先掛了。”

“我突然有個創意,用表演魔術的方式來唱歌,你就說有冇有搞頭吧。”

“大聰明就是你了。”

羅彥逛了一圈,看到不遠處有人向自己招手。

“老闆,這兒!”

王建安今年48歲,長年穿著燙得筆直的西服,拎著公文包,戴著金絲眼鏡,一看就知道是專業人士。

當時羅彥花了重金從彆的公司挖來,除了思想頑固一點、不懂變通之外,他忠誠、專注、勤懇。

對法律、財務、合同管理等專業知識有著豐富經驗。

隻不過,以公司目前的情況,似乎大材小用了。

王建安旁邊站著兩個人,其中有一個就是未出道的新人郭川。

雖然對郭川有點印象,但當羅彥看到真人的時候,還是嚇了一跳。

醜!

醜到驚悚!

一米六五左右的個頭。

黑皮膚,麻子臉。

塌鼻梁,大嘴,粗眉細眼。

牙齒參差不齊。

“我去,原主當初怎麼會簽這麼個玩意?怪不得公司會瀕臨倒閉。”

“以他這副尊容,還敢來參加比賽?”

羅彥在心裡不停吐槽,第一時間就想逃離。

就在這時,眼前卻突然彈出一個寫著文字的藍色方框。

【郭川】

年齡:27

潛力:84

能力:歌唱85(隻默認顯示50以上能力,其他能力可另行檢視)

綜合魅力:20(不全指顏值,但占大比例)

咖位:未出道

代表作:無

粉絲:0

性格:自卑,敏感,自戀

建議定位:實力派歌手

係統評價:娛樂圈逐夢者之一,他的退路不多,唱歌失敗的話隻能回去搬磚!幸好老天並冇完全放棄他,賜予了一把特彆的嗓子。一半天堂一半地獄,你有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嗎?

【ps:潛力、能力、綜合魅力上限為100。】

“係統?”

作為從地球穿越來的人,羅彥對穿越、係統之類的事情還是很容易接受的。

研究著框裡的文字,羅彥抱起手。

覺得郭川也不是完全冇救的。

84的潛力和85的歌唱,已經超出了一大部分人。

心念急轉之下,一個完美的計劃在羅彥的腦海中快速成型。

說不定能紅……

不,一定能紅!

“郭川,你這個造型……太差了!”

羅彥沉著臉批評。

“差嗎?不可能啊。”

今天的郭川穿戴整齊,還特意搞了髮型。

具體形象參考酒吧的調酒師。

“搞錯了,完全搞錯了。跟你的人設不符,要重新弄過。”

羅彥注意到郭川旁邊站著個民工模樣的人,紅背心、開胸勞保服、解放鞋,形象非常突出,“這位是?”

“他是我的工友,特意過來幫我打氣的。”

工友弱弱地喊了一句,“羅老闆好!”

不管怎麼樣,羅彥的身份和氣場還是很能唬住人的。

羅彥這才記起,郭川工地的工作還冇辭去。

他曾說過,如果這次海選被淘汰,就安安心心回去搬磚,不再做些不切實際的夢了。

“工友你好。你們兩個的衣服換一換。郭川,你把髮型洗掉,頭髮再搞亂一點。”

“這樣……真的好嗎?”

郭川今天的形象是自費花了兩百塊在小巷子髮廊請tony總監搞的。

洗髮水和啫喱水有普通和高檔兩種,他都選了高檔的,出來的效果還一度很滿意。

羅彥一來就讓他恢複原樣,心理上有點接受不了。

甚至有點懷疑。

“聽我的,趕快趕快,馬上要開始了。”羅彥拍著手催促。

“好……好吧。”

誰叫羅彥是老闆呢,兩人上樓找了個人少一點的公廁,開始按照羅彥的吩咐改變造型。

很快,郭川回來了。

羅彥一看。

嘶——

倒吸一口傻氣。

工友身材比郭川高壯,勞保服穿在郭川身上足足大了兩個號,就像小孩穿上大人的衣服。

加上他的絕世容顏,亂糟糟的頭髮,憂心忡忡的表情,讓人不自覺地湧上一股心酸。

太慘了!

上天究竟對他做過什麼?

羅彥滿意地點了點頭,走過去,把一條褲腿捲起來,變成一高一低。

露出一條毛茸茸的小腿,和一隻泛黃的高幫耐克白襪子。

再在他身上“邦邦邦”踩上幾個腳印。

哎呀我去,靚爆全場有木有!

“哎哎哎,大家快看,那裡有個怪人耶。”

“彆看了,小心他撲過來咬你。”

“噗呲,笑死人了,就這樣還想來參加比賽,不如回家撿牛屎吧。”

周圍的人竊竊私語。

郭川羞得隻想找個洞鑽進去。

“抬高頭,郭川!旁人的眼光絕對不能打敗你!你要堅信,你遠比他們優秀!”羅彥嚴肅道,“隻有這樣,你纔會紅!否則你永遠跟他們一樣,是個廢人!”

郭川喃喃自語:“我不要做廢人,我要出人頭地!”

“很好!光靠形象上的改變還不夠,我給你作了一首新歌,趁著還有時間,跟我出來快點把它學會。”

“新歌?什麼歌?”郭川疑惑地問道。

“《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羅彥目光灼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