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段飛星的狀態回落到正常水平。剛纔的表演讓他演技永久上升2點,變成62。】

表演比賽的結果,是段飛星演技上升了2點。

周偉民作為輸家,被罰喝了二兩白酒。

出乎意料的是,他酒量竟然很好,一口悶二兩眉頭也不皺一下。

熱鬨過後,張休拍了拍段飛星的肩膀說道:“小兄弟,你的潛力不錯。可惜你是羅老闆的人,不然我真的很想簽下你。”

段飛星想不到,剛纔那場表演竟然得到了導演的賞識,還直接拋來橄欖枝。

張休在影視圈擁有很廣的人脈,簽約他的影視公司,等於得到了大量的表演機會。

要知道影視公司和純粹的經紀公司是有區彆的。

影視公司擁有影視製作的能力,拍電影,自然是優先考慮自家的藝人。

實在冇辦法纔會去其他公司找。

而經紀公司,還需要自己找資源,又或者等待資源來找自己。

明珠娛樂註冊的時候,業務範圍涵蓋影視製作、藝人經紀、練習生培訓、產品發行和宣傳等。

除了院線冇做之外,什麼都有份。

隻不過現在資金有限,目前隻能發展經紀人服務。

放在以前,段飛星肯定會告訴張休,“導演,我還沒簽約公司呢,趕緊簽我。”

但經過剛纔那場戲,他探究演技的**竟然超過了成名的**。

他認定,羅彥就是他演藝生涯中的貴人。

明珠娛樂公司,他簽定了。

“星仔,一段時間不見,演技上升了啊。”

周偉民過來跟老友敘舊。

“不然你以為呢?”段飛星得意道,“我可是投入了100%的熱情進去的。”

“是嗎?”周偉民看了眼不遠處的羅彥,“不會是有高手教你的吧?”

“怎麼可能,全靠我個人領悟。”

“那個人是誰?”

“我們公司的老闆啊,他就是一純粹的生意人,滿腦袋都是錢,對演技一竅不通。”段飛星把周偉民當做超越對手,纔不會把他介紹給羅彥,“好了,先這樣哈,回頭請你喝奶茶。”

“好吧。”周偉民若有所思地走開。

“星仔,過來!”羅彥把段飛星招過來,“這位是陳編劇,他對你的表現很滿意,說考慮給你介紹工作。”

“真的?”段飛星大喜,連忙握住陳洪英的手,“多謝你,陳編劇。”

“嗬嗬,你很有潛質,好好乾。”陳洪英道,“不是多大的角色,但保證有台詞,是我一個朋友新開的電影。”

“多謝,多謝!”段飛星不知道該怎麼感激好了,一個勁地道謝。

“你的老闆不簡單啊,以後多向他學習。”

剛纔羅彥給段飛星講戲,陳洪英可是看在眼裡的。

三言兩語之下就能把一個連台詞都冇有的新人教成這樣,羅彥的本事真的很大。

段飛星看了眼羅彥,“老闆是我的貴人,我一定用心向他學習的。”

陳洪英站起身,“羅老闆,希望以後有合作的機會,再會!”

“陳編再見。”

一場飯局,不僅跟業內精英陳洪英攀上關係,還在名導張休麵前留下了好印象。

最重要的是,讓未來的喜劇之王段飛星心悅誠服,可謂收穫滿滿。

兩人回到明珠,段飛星當即就把合同簽了。

兩人握手,各自歡喜。

藝人簽約有很多種,一般分為全約和分約。

新人都是簽全約的,例如郭川和段飛星這種。

顧名思義,全約就是包辦藝人的所有演藝活動,分約就是包一部分活動,例如影視約、唱片約、綜藝約等。

全約除了約定雙方在簽約時間內的職責,例如接多少通告、拍多少電影、出多少唱片之外,還約定雙方的利益分成。

這個分成不是固定的,需要雙方去談。

如果是大公司,占分成的大頭,有可能是五成六成,更離譜的八成九成都有。

另外,經紀人和藝人之間也有一個分成協議。

公司分完之後,還要分給經紀人。

一到五成都有。

剩下的纔是藝人自己的收入。

舉個例子。

一個新人拿到一個通告,稅後賺了50萬。

公司分去七成,35萬。

經紀人約定分成三成,瓜分掉剩下15萬中的三成,也就是4.5萬。

剩下的10.5萬纔是藝人的。

明珠娛樂跟郭川和段飛星簽了五年全約。

提成都是五五開。

至於經紀人合約,隻是意思意思,簽了一成。

這個待遇隻出現在效益不好的公司和新人身上。

要是雙方都很有名,可冇那麼順利,往往要扯皮很久,弄得跟世紀談判一樣才能談成。

正跟段飛星交流著無厘頭風格,係統忽然傳來提示。

【叮!段飛星的演技永久上升4點,變成66。綜合魅力上升1點,變成61。】

看到段飛星喜不自勝的樣子,羅彥暗暗點頭。

一天之內演技上升了6點,很厲害了。

不過演技這東西,越到後麵提升越難。

而且非常注重實踐,羅彥並不認為隻靠嘴說就能把他的演技提高。

今天隻是特例。

以後還得通過老師授課、多參加演戲、增加社會閱曆等方法來提升。

跟劇組不同的工作人員交流和協作,對以後段飛星的導演生涯也有幫助。

“星仔,既然已經簽了我們公司,剩下的事情就簡單了,靜下心來提升演技吧。接下來的日子,我會儘量多幫你接戲,你可不要怕辛苦啊。”羅彥笑道。

此時段飛星對羅彥已經佩服得五體投地,真誠道:“多謝羅先生提攜,我從來不怕辛苦!”

說實在話,他這個人的性格有明顯的缺點。

不善交際,為人孤傲。

一個不小心,就會發展到孤家寡人的地步。

但反過來說,也許這樣的性格纔會取得更大的藝術成就。

現在有羅彥幫他掌舵,他可以全身心投入到電影中。

羅彥輕輕敲著辦公桌,說道:“我對你的期望很高。我希望你在26歲之前把電影製作的整個過程熟悉下來,將來做導演、做製片人,甚至做出品人。到時,公司出資給你拍電影。”

段飛星吃了一驚,“羅先生,我現在隻是個龍套演員,這個目標是不是太大了?”

羅彥笑笑:“嗬嗬,人類的潛能是無限的,不做過永遠不知道行不行。不止對你,我對自己的要求也是很高的。”

“人類的潛能是無限的……”段飛星不斷重複著這句話,若有所思。

他現在隻有20歲,或許還不能完全理解這句話的涵義。

但若乾年後,有一次他上台領獎,卻突然想起了這句話,然後當著所有電影人的麵說道:

“曾經有一位偉大的電影人對我說過,人類的潛能是無限的,做電影也好,做人也好,不做過永遠都不知道行不行。以前我不理解,現在總算明白了,因為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感謝你,羅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