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著原主的記憶,羅彥瞭解到,這個世界裡的華國經濟空前發達,百姓安居樂業,荷包鼓脹。

這就造成一種情況,娛樂業非常繁榮,很多娛樂公司、傳媒公司都是上市公司。

但前世的經典作品都冇有出現。

羅彥腦袋裡記著整個地球曲庫,他可以隨便剽竊。

這首《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對郭川來說可謂量身定做,太合適他的形象和人設了。

郭川學得很快,隻教了幾次之後,已經完全記住歌詞。

又過了幾分鐘,已可以用吉他自彈自唱。

“看來,係統的判斷還是很準的。一個歌手的基本能力,當然也包括記歌的速度。”羅彥暗暗點頭。

“老闆,這首歌真的是你寫的?這……這也太好聽了吧?”

郭川用一種崇拜的眼神,仰麵看著羅彥。

“你彆這樣看著我……”

看著郭川驚心動魄的臉,羅彥感覺眼睛有點刺痛,“當然是我寫的,隻要你乖乖聽話,以後大把好歌給你唱。好了,時間有限,你先停一下,我有些重要的話要吩咐你。”

在前世,羅彥可是娛樂圈的風雲人物。

開娛樂公司,拍電影、出唱片,手握五個頂流巨星,一二三線明星更是多不勝數。

可以說是教父般的存在。

現在有係統在手,郭川本身的屬性也不差,要捧紅他還不是輕而易舉?

至於為什麼不自己做明星?

彆傻了,到哪都有人跟,出門標配口罩墨鏡太陽帽,弄得跟做賊似的。

還要練歌、琢磨演技、節食、努力經營人設。

多累啊。

最主要的是,明星哪有做老闆賺得多?

羅彥早想好了,做星?

不,我造星!

看著自信的羅彥,郭川總覺得今天的老闆跟以前似乎不同了。

但哪裡不同,又說不上來。

……

十五分鐘後。

海選現場。

“520號選手,陸佰,請跟我來。”

“521號選手郭川請準備。”

聽到工作人員的招喚,郭川宛如一隻被踩中尾巴的貓,全身聚筋,額頭冒出細汗。

“放輕鬆,冇事的。隻需按照我說的去做,過關輕而易舉。”羅彥安慰道。

郭川的緊張不無道理。

剛纔進去的五百多人中,有的人隻進去了十幾秒,大概就是個自我介紹的時間,就被攆出來了。

看得出來,評委很嚴格。

標準定得很高。

這是當然的,評委們不是來鼓勵人的,他們是來工作的。

經過多個妖魔鬼怪洗禮之後,他們的耐性已經被消磨殆儘。

直接點不好麼?

我又不認識你,省得浪費大家時間。

總之,競爭很殘酷。

此時,海選室內。

好幾部攝像機對著陸佰這位長髮選手。

“三位老師好,我叫陸佰,今年30歲,職業是銷售員。我的理想是……”

一名評委打斷道:“不好意思,請立即開始你的表演。”

“哦哦,好的。”陸佰緊張地吞了口唾沫,甩了甩長髮,“我、我帶來的曲目是《狼人情歌》。”

“嗷嗚,嗷嗚……”

一陣狼叫之後,陸佰正準備開唱,忽然聽到“叮”的一聲,那位評委道:“可以了,請你出去吧!”

現場有三位評委,是主辦方請來的音樂人。

並不是什麼名人,可能隻是某家音樂公司的員工。

海選階段,工作量太大,海報上的四位明星導師纔不會跟著來湊熱鬨。

海選是淘汰賽,采取按鈴淘汰的方式,隻要有兩人按鈴便淘汰。

那位評委按鈴後,另外兩人也按了。

這表明陸佰已經失去了晉級資格。

陸佰大驚,“可是我還冇開始唱呢。”

“你不是已經“嗷嗚嗷嗚”完了嗎?可以了,出去吧。”

“但是……”

“冇有但是。”

“可是……”

“冇有可是。保安,保安呢,把他拉出去!”評委一拍桌子,發飆了。

幾個彪形大漢把陸佰拖了出去。

評委揉揉腦袋,“都什麼人啊,今年的選手質量不行啊。”

另外兩人也是輕笑:“就是,就像在看一場笑話,對了,還有幾個選手來著?”

翻了一下記錄,哀嚎道:“還有兩千個,天啊,得加快進度了。”

既然是工作,就要講效率。

那些冇前途的選手,不值得花那麼多時間精力在他身上。

“521號選手郭川,請進來吧。”工作人員道。

這時陸佰剛好被拖出來。

“放我進去,放我進去。”陸佰躺在地上打滾耍賴。

看到如此場景,選手們竊竊私語。

“哎呀,好恐怖,好像就進去十秒。”

“他冇瘋吧?”

“還有幾個就輪到我了,我不能呼吸。”(按人中,努力吸氣)

陸佰見鬨完之後並冇作用,很快便爬了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滿不在乎道:“呸,有什麼了不起的,隔壁歡樂男生走起。”

看得眾人瞠目結舌。

娛樂至死的年代,選秀節目遍地開花,橫點是影視基地,各大選秀活動在這裡都有據點。

方便素人們逐夢。

歡樂男生的熱度隻比華國好嗓子低一點點,也是場場火爆。

“郭川,郭川?”叫了幾聲之後,羅彥見郭川依然沉浸在恐慌之中,隻好一巴掌摑了上去,吼道,“他媽的,你慌什麼?一定記住,你與眾不同,你胸懷大誌,你一定會紅,趕緊給我進去。”

太多的鼓勵,有時還不如直接來上一下。

郭川打了個激靈,也終於狠下了心,“好!”

咬著牙進去了。

經過一條不長的通道,郭川懷著奮力一搏的心情掀開了幕簾。

看到聚焦過來的三部攝影機,以及表情嚴肅的評委,內心瘋狂對自己暗示。

我一定行!

我能紅!

“三位評委好!”

郭川謹記羅彥剛纔的吩咐,深深一躬。

三位評委看到郭川的模樣,先是吃了一驚,然後眉頭一皺。

醜,太醜了!

這裝扮,一看就知道從工地過來的……

所幸禮數週全,初始印象還不壞。

“我帶來的曲目是,《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

郭川並未有過多的廢話,介紹完曲目後,直接解下吉他。

熟悉的吉他在手,郭川的心情穩了一些。

中間那個戴金絲眼鏡的評委甲小聲道:“咦?這首歌……冇聽過啊。”

評委乙接道:“跟他的形象倒是貼合,難道是原創?”

評委丙好奇地問道:“請問這位……郭川選手,這首歌是你原唱的嗎?”

“是的。”

“噢,不錯,開始吧。”

彈了幾個音符之後,郭川深吸一口氣,直接上副歌:

“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外表冷漠,內心狂熱,那就是我——”

高音一出,三位評委直接一個激靈,頭皮發麻,差點從座椅上彈起來。

這……

太驚人了吧?

聲音竟然這麼高?

直追某些成名歌手了。

演唱副歌過程中,三位評委心裡有了大概判斷。

評委甲:氣息還是有點亂,但對於素人來說,已經是很高的水平。

評委乙:聲音之高,實屬罕見。難得的是,並不刺耳,反而覺得精神一振。

評委丙:憂傷中帶點自嘲,頹廢中帶點渴望,像極了對生活的態度。這把聲音,有故事呀!

不知不覺中,郭川已經唱完了副歌部分,開始從主歌部分唱。

足足兩分鐘之後,才被叫停。

“郭川選手,我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評委的態度客氣了很多。

郭川把吉他緊緊抱在懷裡,又變成了那個自卑的普通人,“可、可以!”

評委乙是個女的,對郭川的動作有種莫名的心酸,溫柔道:“不要緊的,放鬆一些。”

評委丙笑道:“首先恭喜你,你晉級了,接下來隻是聊聊天。”

郭川臉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我真的晉級了?我不是做夢?”

這一恰到好處的表現,大大滿足了評委們的虛榮心,又覺得節目受到了重視。

評委們對郭川的印象再次提升。

郭川這些應對都是羅彥教的。

“郭川先生,你可以正式介紹一下自己嗎?包括你的家庭,職業,夢想。”

“我出生在單親家庭,很早就出來打工了。目前在一個工地搬磚,工資2000,公司包食住。雖然生活貧苦,但我從來冇放棄過自己的理想。一有空閒的時候,我就會走上頂樓,迎著朝陽或者夕陽自彈自唱。彷彿在那裡,我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

全是羅彥教的台詞。

評委們互看一眼,有畫麵了。

一張坑坑窪窪的醜臉,在淡淡陽光的照耀下,散發著嚮往美好生活的光輝。

同時,清風吹起他稀薄的頭髮,過早蒼老的額頭上印著皺紋,深刻地代表了小人物在社會底層的掙紮生存。

成了!

有實力、有話題、有積極向上的人生態度,幾乎已能鎖定橫點的出線資格。

不過能走多遠,還得看總檯那邊的調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