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川出來了,手裡拿著晉級卡。

出來的時候還有點懵。

其他參賽選手開始驚呼。

“大家快看啊,他竟然晉級了。”

“難道他是個隱藏的高手?”

“我長得那麼帥,難道還不如他?我不信,肯定是節目組內定的,我要投訴!”

羅彥開心地迎了上去,“恭喜,恭喜!”

郭川激動道:“老闆,我要謝謝你,如果冇有你的鼓勵,還有寫歌給我……”

羅彥揮揮手,“欸,不提了,你的就是我的,大家一條心把公司搞好。”

從幾千人當中脫穎而出,他們有值得高興的理由。

剛纔的經曆,讓郭川大大提高了自信,更對他以後的演藝事業提供了寶貴經驗。

幾人正興高采烈地討論著去哪吃飯慶祝,羅彥卻搖搖頭,“我還有事,你們去吧。”

王建安奇道:“老闆,往常吃飯你都是最積極的,今天轉性了?”

“嗬嗬,公司都到倒閉的邊緣了,哪有心思吃飯。你們去吧。”

羅彥告彆眾人,走進了旁邊的橫點影視城。

他對自己的事業發展有個清晰的思路。

藝人是娛樂公司的命脈,有藝人纔有收益。

進入影視城的目的,就是尋找更多的藝人。

橫點影視城跟前世差不多,人來人往,熱鬨非凡。

不僅影視城裡人頭湧動,就連周邊的商業街也很興旺。

隨便逛著,羅彥忽然聽到前麵一聲呐喊。

“劇組找5個龍套,男性,45歲以下,日薪100-200不等,有盒飯,有興趣的過來試試。”

嘩的一聲,人們一窩蜂往那邊跑去。

“場務大哥,我進過幾十個劇組,有豐富的跑龍套經驗,點我點我!”

“我來,我來,死屍專業戶……什麼,不是死屍?沒關係,燒身、被人扇耳光、毒打、跳樓、墮馬,都可以的。”

“讓一讓,讓一讓。場務大哥,我自願工資減半,隻求給個機會。有對白的話不要錢都行。”

華國娛樂事業發達,競爭也非常激烈。

大量人群湧入影視城,夢想一朝飛上枝頭變鳳凰。

現場亂成一團,像極了抽乾水的魚塘。

群演們就是仰頭扭動的魚,為的隻是一個被場務看中的機會。

“媽的,一個個來。”場務對這樣的場麵見慣不怪,臉馬上拉了下來,“誰敢再吵,取消資格。”

在場務嚴厲的控場下,人群很快安靜下來,眼巴巴地看著場務。

大家都希望成為那個幸運之人。

羅彥抱起手,站在他們旁邊,有趣地觀察著。

這種情景,跟前世差不多嘛。

“你,不止45歲了吧?”

場務指著一個地中海大叔道。

“場務大哥,我今年才30,長得成熟是我的錯嗎?”

大叔一邊說著,一邊把兩邊的頭髮捋到中間遮住禿頂,感覺很委屈。

“欸,隨便了,笑一個看看。”

大叔緊張地吞了口唾沫,醞釀了下情緒,“嘻嘻。”

“笑大一點。”

“哈哈。”

“媽的,笑得比哭還難看,pass。”

場務一點情麵也不給。

冇辦法,導演急著用人。

動作慢一些都會被罵。

“再給一次機會,我會笑的,我真的會笑。”大叔死皮賴臉不肯走。

還冇等場務說話,後麵的群演已經罵了起來,“滾滾滾,彆浪費大家時間,再不走我打死你啊。”

在同行的圍攻之下,大叔隻好抱頭鼠竄。

羅彥看了一下他的屬性,“演技”才26,怪不得表現這麼糟糕。

“你,快點。”場務看看手錶,焦躁道。

這次點中一個20歲左右的小夥。

也有點緊張。

“笑一個來看看。”

“嘻嘻,嘻嘻嘻。”

“哭!”

“嗚嗚嗚——”

“老婆生孩子進了醫院,你很緊張。”

“嘶,哈!”(搓手,左顧右盼)

“孩子出世了,是個男孩。”

“哇,哈哈,啪啪啪!”(拍手)

場務死死地盯著小夥,“孩子不是你的。”

“嚇?”(瞪眼)

“醫生搞錯了,孩子是你的。”

“噢,籲。”(拍了拍心口)

“孩子死了。”

“呃……”(翻白眼,暈)

“醫生跟你開玩笑的,冇死。喂,醫生跟你開玩笑啊。”

小夥從翻白眼中恢複過來,豎起食指,認真道:“從正常邏輯來講,一般人暈了之後,是冇有反應的。”

場務對小夥的表演很滿意,正要收下,小夥卻突然問道:“場務大哥,有對白嗎?”

“想什麼呢?一個跑龍套的,還想要對白?”

“欸,正確來講,跑龍套也是演員來滴,你不能侮辱我們的職業。”

“那我跟你說聲對不起?”

場務火大,難得有個會演戲的,似乎精神不太好。

讓這種人進劇組,說不定會搞出什麼幺蛾子來。

很容易惹導演發脾氣。

“對不起倒不用,我就是想要句對白。”小夥道。

“要不要主角也讓給你?”場務差點氣笑。

“可以嗎?”

“可以啊,甚至等你死了之後,我在你的牌位上刻上“影帝”兩個字,好不好啊?媽的,你還想在橫點混下去的話,趕緊給我滾!”

場務終於發飆,破口大罵。

小夥一臉尷尬,被眾人轟了出去。

走出幾步之後,又歪頭,撇撇嘴。

切,冇眼光!

你們的電影將會因為錯失我而丟掉了靈魂!

註定是失敗的。

羅彥用係統一看。

【段飛星】

年齡:20

潛力:97

能力:演技60

綜合魅力:60

咖位:龍套演員

代表作:無

粉絲:0

性格:無厘頭、跳脫、孤僻、孤傲

建議定位:喜劇演員、編劇、導演

係統評價:還冇正式出道的段飛星,對光影世界充滿好奇和嚮往,夢想有朝一日能跟偶像一樣,成為稱霸影壇的男人。混跡於各大劇組提升演技,雖然經常有很好的點子,可惜冇有付諸現實的機會。為此,他有點沮喪。

羅彥心頭狂喜,97的潛力,以後的喜劇巨匠有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