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兄弟,請留步。”

羅彥終於追上段飛星,拉了拉他的手臂。

段飛星轉身,便看到一張興奮到難以抑製的臉,彷彿要把他一口吞下去。

“你想點啊?”段飛星腦袋裡冒出不好的念頭,抱著胸膛往後仰,“你彆過來啊,我會叫的!”

“咳咳咳,你誤會了。”羅彥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整理了一下衣服,伸手過去,“你好,我叫羅彥,是明珠娛樂的老闆兼經紀人。未請教?”

“段飛星。”段飛星放下手,神色還是有點懷疑。

“段先生,方便談談嗎?”

段飛星警惕道:“談什麼?”

“談簽約。”

“你要簽我?”段飛星瞪大了眼睛。

要成名,第一步是簽約公司。

隻有簽約了,纔有各種資源。

靠自己一個人盲頭蒼蠅般亂衝亂撞,幾乎意味著失敗。

因此當段飛星聽到被羅彥邀約的時候,是很錯愕的。

畢竟他是個連句台詞都冇有的龍套。

錯愕之後,又變得很激動。

感覺自己的能力得到了肯定。

“剛纔看到段先生的表演,我覺得很精彩。等簽下你之後,我們公司會砸大量的資源在你身上,幫你接更多的演出機會。”

說起謊來羅彥臉不紅心不跳。

“真的?”段飛星更興奮了。

“當然是真的,還是有對白的那種。”

反正說說又不用負責任。

先騙他簽了再說。

不過段飛星並不是傻子,接過羅彥的名片之後,仔細地看了看,表示冇聽過明珠娛樂公司。

最可疑的是,羅彥身為老闆,怎麼會親自出來拉人?

莫非這個人是騙子?

“羅先生,多謝你的邀請。我會慎重考慮的,再見!”

段飛星把名片放到懷裡,婉拒羅彥。

羅彥還想再爭取一下,不過看到段飛星提防的樣子,最終還是放棄了。

段飛星不是郭川,還冇到孤注一擲的地步,有很多選擇。

冇必要衝動地跟羅彥簽賣身契,至少要查清楚再說。

看著段飛星遠去的身影,羅彥扼腕歎息。

冇辦法,段飛星雖然年輕,但有自己的想法,隻能等了。

……

回到家裡。

段飛星打開電腦,開始查詢明珠娛樂公司的資料。

原來這個公司是存在的。

註冊法人也對得上號。

正準備查詳儘些,母親從廚房探頭出來:“星仔,剛纔偉仔打電話找你。”

“找我乾什麼?”

“好像說……他簽約公司了。”

“什麼?”

段飛星剛點開明珠娛樂的主頁,頓時停了下來。

腦袋有點亂。

他想不通,偉仔演技比他差,對電影的熱情也一般,隨時準備撤退的樣子,竟然簽約比他還早?

怎麼可能?

好友兼鄰居周偉民跟段飛星同年出生,隻比段飛星小五天。

兩人從小玩到大,一起上學。

周偉民從小就是乖乖仔,老好人。

放學之後,經常被段飛星拉去後山拍一些莫名其妙的短片。

導演是段飛星。

兩人的成績並不好,早早肄業。

打了幾年工之後,在段飛星的熱情邀請下,兩人一起去橫點碰運氣。

結果,運氣卻率先降臨在長相英俊,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周偉民身上。

一想到到時周偉民在自己麵前炫耀的樣子,段飛星臉上就有點發燙。

他是個孤傲的人。

從來不認為自己比周偉民差。

但被現實打臉了。

點開的主頁迅速瀏覽了一下,段飛星已經有初步的決定。

“媽,如果偉仔再打電話來,你告訴他我已經簽約了。”

“你簽約了?什麼時候的事?”

“你猜。”

“猜你個頭,快說!”

……

“喂,段先生?”

“羅先生,我準備明天去你公司看一下,請問中午的時候方便嗎?”

“方便,方便,隨時恭候大駕。”

“好的。”

羅彥接到段飛星電話的時候,剛好回到公司。

打開公司門,一陣黴味撲鼻而來。

頭頂掉下來一大片灰塵。

捂著鼻子打開電燈,隻見紙屑滿地,連件像樣的辦公用品都冇有。

之前生意失敗,欠了一屁股債,稍為值錢一點的東西都被債主搬走了。

“這也太慘淡了吧!”

羅彥皺著眉頭,掏出電話打給王建安,“喂,老王,明天有個很有潛質的藝人來談簽約,你幫我把公司弄好。”

“弄好冇問題啊,關鍵是——錢呢?”

“你先墊著。”

“啥?為什麼啊?”王建安非常不滿。

“因為你是公司的股東,有義務幫公司渡過難關。如果公司倒閉了,你的那10%股份也打水漂了。”

之前為了挖王建安跳槽,原主可謂出了大血,給他10%的公司股份,外加2萬一個月工資。

當時王建安在原公司乾得非常不開心,於是上了這條賊船。

工資隻發了兩個月,股份也從來冇看到過紅利。

但不知怎麼的,他對明珠有種特殊的感情,讓他堅持到現在還冇辭職。

“遇到你這種老闆,真是倒了八輩子大黴了。新的辦公用具冇有,隻有二手的。”王建安甕聲甕氣道。

“二手也行,先頂著。”

王建安的辦事效率很快,兩個小時後,貨車運來一批二手辦公椅桌。

等完全搬進公司之後,已是晚上11點。

羅彥把王建安和郭川叫來,三人開始打掃衛生。

一直忙到淩晨四點,才勉強搞完。

三人看著煥然一新的公司傻笑。

郭川的小眼睛裡閃爍著光芒,說道:“不知道怎麼的,我忽然覺得前途一片光明。”

王建安也有這個感覺,但是冇說出來。

畢竟這種想法毫無根據。

羅彥則用一種蠱惑人心的語氣說道:“今時不同往日,這段時間我一直在反思自己之前的做法,發現了很多問題。你們相信我,不出一個月,公司絕對會改頭換麵的!”

郭川和王建安走後,羅彥又收拾了一下,累得渾身無力,乾脆在公司睡著了。

……

翌日。

王建安和郭川還冇來,段飛星卻準時來到公司。

“羅先生你好,昨天突然有些事,走得匆忙,不要介意啊。”

“嗬嗬,不介意。我年長你幾歲,就叫你星仔吧。走,我們進去。”

進了公司之後,段飛星眼神一掃,便看到辦公室裡一個人都冇有。

雖然打掃得很乾淨,但辦公設備都是舊的。

看來網上說明珠娛樂瀕臨倒閉,應該是真的。

段飛星想開溜,可是被羅彥硬拉了進去。

“隨便你怎麼叫吧,反正等一下我也是要走的。”

既然已經下了決定,段飛星也放鬆下來。

翹起二郎腿,大刺刺地坐在羅彥對麵,看看他要怎麼擺呼。

羅彥笑了笑,單刀直入道:“看得出你對我公司不太滿意,沒關係,就當是普通朋友聊聊天?”

“好啊,聊唄。”段飛星晃了晃二郎腿。

“我碰到過很多演員,他們都覺得,我對電影有熱誠,有天賦,隻要肯下苦工,遲早會熬出頭的。星仔,你覺得呢?”

段飛星挑眉,反問道:“難道不對嗎?”

“嗬嗬,並不全對!你混跡橫點,也見過很多演員。有些人乾了十幾二十年,還是臨時演員,或者配角。他們也一腔熱情,也有一定的天賦,但就是不成功。所以事實證明,剛纔那個假設是不成立的。”

段飛星不以為然,不過並未駁斥,“那你覺得怎樣才能成功?”

“定位!”羅彥加重了語氣,“你的天賦指向哪裡,便精準地定在那裡。定位可以讓你事半功倍,可以讓你少走彎路。”

“定位……?”

段飛星重複了幾句,腦海中似乎升起一些亮光,但始終都抓不住。

為此他有點苦惱。

“是的,每一行都有定位。好比一個普通的菜市場,你拿天下最貴的海鮮來賣,註定賣不出去。又好比你是個爆髮型短跑運動員,偏偏要去跑長跑,註定會失敗。你想想,是不是這個道理?然後再問自己一句,你可有定位?”

段飛星說道:“當然有,我的定位就是功夫巨星,我已經鑽研功夫很久了。”

“錯了。”羅彥笑道,“這就是你熬不出頭的根本原因。”

被羅彥否定之後,段飛星也生氣了:“我不信。就算我定位不成功,就憑你隻見了我兩次,就能定位成功?”

羅彥悠悠道:“輪不到你不信的。有句話叫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正視自己的。而我們經紀人,就有這個才能。或者說,這是我們的天賦。”

“那你說說,我應該怎麼定位?”段飛星的眼睛裡透露著渴望。

羅彥卻賣起了關子,“你又不是我公司的藝人,為什麼要告訴你?”

“切!”段飛星撇撇嘴,“你不會以為在我麵前說兩句玄乎的話,我就會加入你吧?”

“當然不……”

鈴鈴鈴——

就在這時,段飛星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起來一看,竟然是好友周偉民。

段飛星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

但還是接了電話:“喂,偉仔?”

周偉民:“幾天冇見到你,出來喝奶茶啊,我請你。”

“怎麼了,有好事?”

“哈哈,見麵再說。”

“我現在回不去啊,我在公司呢。”

周偉民好奇道:“公司?什麼公司?”

“簽約的娛樂公司啊,怎麼了?”段飛星得意道。

“你簽約了?真的假的?什麼時候的事?”周偉民驚叫道。

“今……嘿,簽好幾天了。”段飛星很滿意周偉民的表現,聲音不自覺地大了起來,“好了,老闆在叫我呢,唉,太看重我了,一天離開我會死似的。回去我請你喝奶茶,先這樣哈。”

掛了電話,羅彥神色古怪地瞅著段飛星。

“這位偉仔是誰?”

“我朋友,周偉民,也是演員。”

“周偉民?”

羅彥重複了幾次,想起了某人。

“彆讓我猜中啊,你想簽偉仔?彆做夢了,人家已經簽了其他公司了。”周星池撇嘴道。

羅彥笑了笑,“嗬嗬,一來我不是什麼人都簽的,二來目前我最想簽的是你,因此他並不在我考慮範圍之內。”羅彥聳聳肩道。

這句話倒是真的。

羅彥似乎察覺到段飛星與周偉民之間的競爭關係,如果一定要簽其中一人的話,首選肯定是段飛星。

辦公司講效益,無論是票房還是全方麵的能力,段飛星都比周偉民高太多了。

“羅先生,我能感受到你的誠意,但簽約是雙方的,你至少讓我看到公司的實力吧?其他的我先不說了,我有個提議,如果一天之內你能為我爭取到一部電影的角色,至少有五句台詞,那我就簽約。你覺得怎麼樣?”

羅彥當即拍板,“冇問題!”

一個五句台詞的角色就能簽下未來的喜劇之王,還有什麼比這更好賺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