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段飛星,王建安和郭川也回來了。

“那個超級新人呢?走了?”王健安轉頭看了看,語氣中帶著一些戲謔。

郭川也很好奇,世上難道有比自己還蠢的人,被羅彥騙來入夥?

“嗬嗬,不要急,他遲早是我的。”羅彥笑道。

吃過飯,羅彥讓郭川把《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的曲譜寫出來,然後讓王建安拿去註冊版權。

“老闆,你老實告訴我,你這首歌怎麼來的?翻版的後果很嚴重的。”王建安嚴肅問道。

“放心吧!絕對原創,不信你可以上網查。”

“我絕對查。”

羅彥翻了個白眼,不管王建安。

指導了一下郭川的聲樂發音,便讓他自行練習去了。

坐在辦公椅上,羅彥翻看著通訊錄。

他準備約人出來談談,看能不能為段飛星爭取個角色。

原主也不是完全一無是處,起碼剛辦公司那會兒認識了一些圈中人。

很快,羅彥鎖定了一個人。

何編劇,在業界薄有名氣,以前在飯局中認識。

之後又見了幾次麵,羅彥出手闊綽,何編劇收了好處,便給他介紹了幾個願意為“藝術”獻身的女藝人,一來二去之下就熟了。

電話接通,羅彥道:“喂,何編劇,我是羅彥。”

“原來是羅老闆啊,什麼風把你吹出來了,少見啊。”何編劇笑道。

“不是尋思太久冇見了嘛,約出來吃頓飯,聊聊天。”

“今晚嗎?不好意思啊,今晚導演組了個局,所有主創必須到場,改天行不行?”

“導演?剛好我的公司也重啟了,想多認識些人,帶我一起玩玩?”

“你的公司還在呢?來吧,張導演很喜歡結交朋友。地址是洪福路,合賢莊火鍋店。”

“好嘞。”

掛了電話,羅彥走出公司,回到出租屋。

洗澡換衣服。

看了一下,還有兩個小時。

打了個電話給王建安。

“老王,乾嘛呢?”

“查版權啊,咋了?”

羅彥怪叫,“就那麼不信任我?”

“嘿嘿,保險一點好。”

“懶得理你,幫我申請個拍攝許可證。”

“拍攝許可證?你要那玩意乾嘛?”

“當然是要拍電影了。”

“老闆,蛋糕要一口口吃,你經紀業務都冇弄明白,拍什麼電影?”

“相信我,所有事情都在我的掌控之下!”

“……”

老王一陣無語,“那你準備拍什麼題材的,成本呢,演員呢?你有劇本嗎?”

“片名《鬼影實錄》,成本控製在3萬,劇本已經非常完善,遲點我發給你看看。演員明天就可以到位。”

“好吧。希望你不要亂搞。”王建安歎著氣道,在電話那頭按了按太陽穴。

“對了,借你家的DV用用。”

王建安哭笑不得:“老闆,你不會準備用DV拍吧?”

“病狗!知我者老王也。”

王建安想噴血,“明天給你。”

掛了電話,羅彥拿來紙筆,開始回憶《鬼影實錄》的劇情。

邊寫邊在網上買些便宜的道具。

……

傍晚六點鐘,羅彥準時出現在合賢莊火鍋店門口。

門口旁邊站著一群穿著紅衣服的人,高舉旗幟,大喊:“明星某某,賠我血汗錢。”

“世紀大騙局,血本無歸!”

“老婆孩子全輸掉了。”

一問之下才知道,這些都是投資火鍋店的老闆。

之前受了某明星的蠱惑,加盟火鍋店。

後來明星撤資,生意大受影響。

投訴無門,隻好用這種極端的方法引起媒體和公眾的注意,希望討個公道。

羅彥什麼話也冇說。

他隻關注火鍋店好不好吃,至於誰投資誰代言,誰破產誰賺錢,不關他事。

等了一會兒,何編劇到了。

“羅老闆,好久不見。”何編劇熱情洋溢,一把抱住羅彥的肩膀,並指著旁邊一個鬍子拉碴、臉色有點憔悴的中年人道,“來,介紹你們認識,這位是我們的主編劇,陳洪英,我的頂頭上司。”

“陳編劇你好,久仰大名,幸會,幸會。”

“羅老闆你好。”

麵對羅彥的熱情打招呼,陳洪英隻是神色淡淡,提不起多大興趣。

何編劇給羅彥偷偷抱了抱拳,示意陳洪英就是這樣的性格,並不是針對誰。

一部電影可能有好幾個編劇,但主編劇一般隻有一個,也就是片頭出名字那個人。

編劇負責出劇本,是一部電影的靈魂人物,每個電影故事就是出自他們之手。

劇本在電影籌備階段是非常重要的,一般導演和演員乃至投資方決不決定拍這部電影,就是從挑選劇本開始的。

劇本很重要,但做編劇也是最苦的差事之一。

投資方和導演有讓他們修改劇本的權力。

在裡麵另加一條支線力捧新人,插個廣告,或者直接大修人物關係,都是他們最容易碰到的事情。

改劇本很考究編劇的能力,有時把劇本改得麵目全非,還能把編劇逼瘋。

因此,能做主編劇的,都是有真本事的人。

這樣的人,羅彥自然要努力巴結。

三人進入預定好的包廂,發現張導演還冇到。

倒是有些主創人物已經到了,邊等邊聊天。

羅彥留在了陳洪英旁邊,看看有冇有機會給段飛星爭取個角色。

編劇的權力雖然不大,但推薦一個半個無關重要的人進劇組還是可以的。

雖然陳洪英不善交際,但羅彥可不是一般人,社牛有冇有。

專門挑一些編劇感興趣的話題,一來二去之下,陳洪英就像打開了話匣子,跟羅彥討論起來。

“羅老闆說的多線敘事方式,我知道。有段時間還想寫寫相關的劇本來著,可惜一直冇有頭緒。剛纔羅老闆一席話,倒是讓我湧入不少靈感。”

多線敘事,用平行蒙太奇的方式,使幾條線索從影片的一開始就各自發展著,當劇情不斷地推進、戲劇衝突不斷地升級的時候,在巧合的安排之下,幾條線索或偶然或必然地產生一次又一次的衝突交叉,讓觀眾欲罷不能。

剛纔羅彥就是用“瘋狂的石頭”做例子,跟陳洪英討論多線敘事的拍攝方法。

“嗬嗬,能碰到陳編劇這樣的業界大牛,我自然要把握機會,多跟陳編劇學習啊。”

“羅老闆不必過謙,你現在是藝人經紀人的身份,能夠瞭解那麼多專業知識,已算世所罕見了。在我印象中,經紀人都是一群唯利是圖的傢夥,腦袋裡裝的全是錢。為了搶通告,什麼手段都做得出來。羅老闆讓我大大改觀。”

這話說得羅彥有點尷尬:“陳編劇說的是大部分情況,我們明珠公司的經紀人可是很有素質的,簽約的藝人也都是可堪一用的專業人才。”

“嗬嗬。”陳洪英忽然笑了笑,瞅他一眼,自然明白羅彥的用意。

無非是想推薦旗下藝人嘛。

以前遇到這種情況,都是直接拒絕的,但他對羅彥印象不錯,也就給他幾分麵子,不當麵揭穿。

陳洪英裝糊塗,羅彥卻不能等啊,隻好厚著臉皮道:“陳編劇,聽說你們這次要拍的是部劇情片,我覺得我旗下有個藝人挺合適其中的一個角色,能不能給個機會……”

一邊說,羅彥一邊給何編劇打眼色。

何編劇也在旁邊吹風,“陳編,我覺得可以讓他試一下。”

陳洪英為難道:“可是選角不是我的職責範圍啊……”

“但是以陳編劇的地位,也可以幫幫忙的對嗎?”

“你說的是哪個角色?”

“我說的是男二號的兒子。”

“哦?這個角色戲份不多,可是有推進劇情的作用,你的藝人是個新人嗎?”

“也不算新人,他有很豐富的表演經驗,這個角色絕對勝任。”

“那……”

陳編劇正要答應讓段飛星來試試鏡,忽然聽到身後有人冷笑起來,並說道:

“哎喲,這不是羅老闆嗎?怎麼墮落到要親自來拉通告的地步啊?”

羅彥轉頭,便看到一張張狂的臉。

佟永傑,遠洋影視公司老闆佟遠洋的獨生子。

富二代,也是個花花公子。

跟羅彥做過一段時間的損友,一起胡作非為,一起浪蕩人間。

但後來因為佟永傑的女友主動勾引原主,友誼的小船便打翻了。

兩人已幾月未見,此時佟永傑的身邊已被一位走性感路線的辣妹代替。

化著流行的風眼妝,烈焰紅唇,低胸包臀小短裙,蕾絲邊,身材非常火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