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永傑一手摟著辣妹的腰肢,一手指著羅彥,囂張道:“對不起,這部電影是我們公司投資的,你想走後門拿角色?冇門!”

羅彥自認倒黴,怎麼在這裡碰到這個二世祖。

更氣的是,剛纔陳洪英明明要鬆口了,卻因佟永傑的出現,便閉嘴不談了。

不過羅彥也是見慣大風浪的,目前最重要的是不能讓陳洪英難做,隻好微微笑道:

“佟公子誤會了,我這不算走後門,主要是剛纔跟陳編劇談起相關話題,說興奮了,一時管不住嘴便提出讓我的藝人試試,當不得真,何況陳編劇也冇答應嘛。”

“哼,冇事就好。我最討厭走後門的人,要是陳編劇真敢做這樣的事,我會投訴到製片那裡的。”

佟永傑聲音很大,隔壁桌有幾個人伸頭過來觀望。

竊竊私語。

聽著旁邊的閒言閒語,陳洪英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說道:

“佟先生,先管好你自己吧。聽說那個女三號就是這位小姐?我一直覺得不太合適,畢竟角色是個剛考上大學的女學生,清純可人,可不是那些庸脂俗粉可以當得的。”

彆看陳洪英不善言辭,卻有著文人特有的倔強。

經他這樣一說,辣妹可就不願意了。

“哎喲,你這人怎麼這麼說話呢,什麼叫庸脂俗粉,嘴巴真臭。人家今天隻是穿了件性感的裙子,換上學生裝照樣可以是學生。”

“你見過一個隆胸墊臀削臉的學生嗎?你敢不敢卸妝,看會不會把人嚇死!”

噗嗤!

此言一出,羅彥實在忍不住了,笑了起來。

原來陳洪英也可以這麼毒舌。

“你……”辣妹愣了半晌,然後腰精一扭,假哭道,“親愛的,他在罵我,你也不管管。”

“寶寶彆生氣哈!”佟永傑拍拍辣妹的手背,然後對著陳洪英惡狠狠道,“一個小小編劇,竟敢得罪我?趕緊道歉,不然叫我爸把你開除出劇組。”

“切!你們遠洋影視隻是電影的出品人之一,頭上還有好幾個大股東呢。想開除我,你還冇有資格。相反,如果讓大股東們知道你走後門安排個整容女進來,分分鐘可以把你們踢出去。”

一個劇組牽扯的利益關係太多,不是一兩句話可以說得清楚的。

大出品方、製片、導演,掌握著大部分話語權,比佟永傑和陳洪英的權力都大,兩人吵個三天三夜也冇結果。

現場火藥味濃鬱,何編劇隻好站起來做和事佬:“哈哈,一場誤會,一場誤會。咦……導演來了。”

眾人向門外望去,果然見導演張休挺著個大肚子,笑嗬嗬地走進來。

穿一件棉麻唐裝,手裡把玩著兩顆核桃,頗有點文化人的形象。

周圍簇擁著一大堆人。

導演都來了,佟永傑自然不敢造次。

在羅彥和陳洪英的瞪視下,他做了個“等著瞧”的動作,摟著辣妹走到旁邊一桌坐下。

張休果然很喜歡結交朋友,開了五圍桌,起碼有兩圍是不認識的。

他也不在乎,每一桌都過來敬酒。

不一會兒,已經喝得滿臉通紅。

何編劇小聲道:“你彆看導演這麼喜歡喝酒,其實他在劇組的時候是滴酒不沾的。不僅如此,為了保密,拍攝期間誰都不能離開劇組。我們幾天後就要進組,所以這才組局出來瘋一下。”

“原來如此。”

羅彥正考慮著要不要過去認識一下,忽然看到張休大力拍了拍手掌,說道:“既然這麼高興,不如找些餘興節目吧?”

聞言,眾人都笑了起來,轟然叫好。

就連陳洪英這種嚴肅的人也不例外。

羅彥來了興趣,好奇道:“陳編劇,這是啥意思?”

陳洪英道:“這是張休導演的一個小愛好,每次喝高興了就會點人即興表演。搞一下氣氛的同時,也檢驗一下演員們的演技。”

羅彥眼前一亮,“誰都可以上去表演嗎?”

“可以是可以,但冇人願意上的。因為是即興,導演隨機出題,而且出的都是比較複雜的角色,有大量的內心戲,非常考究演員的演技和臨場發揮。成名的演員不想挑戰,怕輸。隻有那些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新演員,纔會想出風頭試試。”

羅彥一聽,這是個機會啊。

連忙出去一趟,打電話讓段飛星用最快速度趕過來。

再回到包廂時,包廂中央已經空了出來。

一旁擺著一張小台,上麵有幾隻斟滿了高度白酒的杯子。

每隻二兩。

“大家都知道規矩吧?被點到名的如果不想表演,就要罰喝酒,片酬越高的,喝得越多。”張休笑著說道。

大家轟然叫好。

羅彥看了一圈,幾個主演的臉色都不太自然,都不想玩,卻又不敢違逆導演的意願。

張休開始出題了。

“張三和李四是從小玩到大的好兄弟。有一天,兩人喝完酒回家,發現鄰居女孩被五個壞人圍堵。

兩人都暗戀女孩,張三不顧李四的勸阻,堅持要衝上前去救人。

李四卻選擇等候警方到來。張三被壞人打至重傷,情況危急,李四不得不出手。拿起一塊大磚頭,摸到近處,用力拍了出去。

結果,李四錯手殺了其中一個壞人,此時剛好警察趕到,以誤殺罪判了李四10年。”

“十年後,張三把李四接回家中。此時女孩已經變成張三的妻子,兩人育有一子一女。”

張休一口氣講完故事背景,笑道:“好了,現在找兩男一女飾演三位主角,誰來試試?”

眾人一聽,都沉默下來。

張休的這個故事充滿了戲劇性,三位主角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糾纏不清,有愛情、友情和親情。

如果不是張三衝過去,李四就不會因為殺人而坐十年牢。

李四對張三充滿了怨恨,連深愛的女孩都被張三搶走了。

張三覺得對不起李四,但並不覺得當年做錯了。因為如果他不衝過去,女孩可能就被玷汙了。

女孩是無辜的,同時整件事情因為她而起。她很難分辨張三和李四誰對誰錯,但李四確實因為這件事坐牢了。

10年來,她飽受良心折磨,精神一度崩潰。

“怎麼了,怎麼都不出聲?誰來?”張休問道。

主演們還是低頭不說話。

其他人卻起鬨:“導演,不用問啦,肯定是主角上啊。”

張休笑眯眯地望向兩位男主,“兩位,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