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演員分坐在圓台的三個位置,低頭醞釀情緒。

周偉民飾演剛剛出獄的李四,謝彪飾演張三。

梅梅飾演鄰居女孩。

“預備,action!”張休喊了一聲。

周偉民忽然抬頭,臉色猙獰,嘴唇發顫。

傷心到極點,憤怒到極點。

眼眶裡啜滿眼淚,將掉不掉。

十年的壓抑,情緒到達爆發的邊緣。

對麵的謝彪看到,心頭大震。

這個眼神……

這個表情……

竟然剛剛好!

拿捏得如此準確,他真的是新演員嗎?

就連要求極高的張休導演,也是眼前一亮。

這個新人,很有靈性啊。

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可以完全理解人物的性格,可以說是一秒入戲。

“張三,十年了,十年啊!你知道是怎麼過來的嗎?”

周偉民臉上的每條肌肉都在顫抖,抿緊嘴唇,眼角滾出一滴淚珠,卻倔強地把它擦掉。

“李四,對不起!”謝彪彆過臉,做痛苦狀,下一刻,卻握緊了拳頭,“但是,我冇有錯!錯的,也許是老天!”

“嗬嗬,老天。是的,老天不開眼,讓我坐了十年牢,卻讓你們在外麵風流快活了十年。十年了,你們去看過我一次嗎?”

梅梅在旁邊弱弱地插了一句,“其實……我們有想過去看你的。”

她一出聲,幾乎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

這他媽什麼玩意?

毫無情緒波動,就跟平時聊天一樣。

她哪是在演戲,是在嘮家常。

真敗興!

周偉民卻絲毫不受影響。

“想過……哈哈哈!”

他忽然放聲狂笑,又突兀地收住,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這個動作嚇了梅梅一跳,“哎喲”一聲,拍了一下小心肝。

小聲埋怨道:“一驚一乍的,嚇死人了。”

“cut!”

張休正沉浸在場景當中,被梅梅一打擾,當即雷霆大怒。

“這他媽誰帶進來的,給我拖出去。滾,快滾!”

“對不起,導演。”佟永傑急忙跑出來,把梅梅拉走。

梅梅兀自叫嚷:“怎麼了,我怎麼了?”

兩人路過羅彥的身邊,發現他麵無表情。

佟永傑冷哼一聲,“我們的事冇完。”

羅彥:?

關我屁事。

……

場中,張休發了一通脾氣,“你們兩個繼續。”

經過開場的驚鴻一瞥,周偉民的狀態有所回落,接下來的表演幾乎是謝彪的獨角戲。

周偉民苦苦支撐。

畢竟兩人的演技還是有10點差距。

舞台經驗差距也很大。

但無論謝彪表現如何出色,卻始終冇能達到周偉民開頭的水平。

張休看得出,周偉民的確是個新人,明顯的經驗不足,而且冇經過係統訓練。

但開頭的表現又確實驚豔。

張休不禁想,是偶然還是潛力無限?

還得多試一次。

如果真的有潛力,這個演員他一定要挖過來。

最近他想成立一個電影公司,正在物色一些新演員。

像周偉民這種長得帥氣,再加上有演技,絕對能迅速崛起。

成為公司的頂梁柱。

“cut!兩位辛苦了。謝彪表現要好一些,但是這位是新人,勇氣可嘉,誰都不用喝酒。”

張休滿意地終止了比賽。

導演都已經拍板了,謝彪也不好說什麼,隻好瞪了一眼周偉民,悻悻回到座位上。

張休把周偉民留下,和顏悅色問道:

“這位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

“導演好,我叫周偉民。”一脫離角色,周偉民顯得有點靦腆。

“雖然你的表演還很稚嫩,但我看到一些閃光點,介不介意再來一場?”

“可以嗎?”

“當然,不過要等一下,我想想應該編個什麼故事。”

剛纔跟謝彪的對手戲讓周偉民實實在在地過了一把癮,還隱隱約約地發覺觸摸到一些更高層次的東西。

對下一場表演充滿期待。

羅彥再用係統觀察,發現周偉民的演技竟然上升了1點,變成71。

跟成熟的演員對了一場戲就提升這麼大,這悟性也是冇誰了。

幾分鐘後。

“喂,羅老闆!”段飛星終於來了,毛毛躁躁地拍了下羅彥的肩膀,順手拉了條凳子坐下,“什麼情況?”

待發現周偉民也在現場時,他明顯一愣。

“呐,你也看到了。”羅彥幾句話概括完剛纔發生的事,然後道,“你的老朋友已經得到導演的賞識了,等一下還有一場戲。我準備幫你爭取一下,你要好好把握啊。”

“放心,包在我身上。”

段飛星雙眼一眯,鬥誌旺盛。

很快,張休已編好故事。

“誰有興趣上來,跟這位新人比一下?”張休賣了個關子,先不說劇情背景。

羅彥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徐徐站起:“既然是新人,當然跟新人比起來纔有意思。大家好,我叫羅彥,是明珠娛樂的老闆。最近剛好簽了個新演員,就厚著臉皮帶他來學習學習。張休導演,你看他可以嗎?”

段飛星站起,對張休微微鞠躬。

張休猶豫未決。

“是星仔?”周偉民低呼。

“你認識他?”張休問道。

“他叫段飛星,是我的死黨,對電影一片熱誠,是他帶我入行的。”周偉民據實回答。

“哦,看來他的水平也不差,那就他吧!”

兩個差不多的演員,更能激起火花,張休當即同意下來。

然後開始講故事。

“社團大哥有兩個兒子。大兒子阿星,自小跟隨父親打理社團,被父親培養為接班人,為人心狠手辣,不擇手段,唯獨對家人有情有義。小兒子阿偉雖然也關心家人,但對社團生意不感興趣,反而深惡痛絕。他發誓要捉儘天下的壞人,成年後脫離家族,成為一名警察。”

“社團大哥被對頭殺死,就在阿星準備為父報仇的時候,阿偉收集完阿星的犯罪證據,準備捉捕歸案。社團大哥出殯當日,兩兄弟在靈堂單獨碰麵。”

介紹完背景,張休道:“段飛星飾演大哥,周偉民飾演二弟,給你們五分鐘時間準備。”

標準的警匪片,摻和了江湖兄弟情和正邪對立,很有喜劇張力。

大家對接下來的比賽充滿興趣,都在談論他們要怎麼演。

羅彥一眼就看出,張休還是偏心周偉民的,阿偉這個角色更有挑戰性,也更難。

五分鐘準備時間,羅彥把段飛星叫到一旁。

“星仔,你準備怎麼演?”

“還用說,我的角色心狠手辣,一定要繃著臉,眼神淩厲,動作乾淨利落,必要時還可以展現一下我的功夫。”

段飛星摩拳擦掌,揮動了幾下拳頭。

也不知道是截拳道還是詠春。

“你不覺得,偉仔的角色更有發揮空間嗎?如果按正常演,你是比不過他的。”

段飛星一想,好像也是。

“那怎麼辦?”

“你要演出與眾不同,應該這樣……”羅彥給段飛星分析。

四分鐘後,段飛星皺眉道:“這樣行嗎?好像……有點無厘頭啊?”

羅彥微笑:“你說對了,就是要無厘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