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小說 >  至尊神婿 >   第1010章

-

第1010章

羊城。

嶺南兵部換防大典之上,總教頭和鐘北山亞歐出席的訊息已經人儘皆知了。

據說就連嶺南兵部上下都沸騰了。

總教頭是兵部神話,活著的傳奇,不知道多少軍士想要瞻仰他的真容而不得,這一次有這樣的機會,誰願意錯過?

再加上一位鐘北山老先生,這兩位在一起,可不是簡單的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啊!

就連李長誠這樣的人都開始激動了。

“這一次,如果能夠結識總教頭的話,說不定我們港城李家可以借勢把港城另外的三個頂級家族踩在腳底!”

“而我也能把葉去病一腳踩死!”

湯慶則是一臉激動:“如果能夠讓總教頭成為我的靠山,那麼我想要當嶺南一把手不是夢啊!”

就連這兩位都如此激動,更不用說其他人了。

一時間,兵部換防大典的邀請函,被炒到了天價。

很多人願意出幾千萬,就為了得到一個能夠認識總教頭的機會!

這樣的機會,一輩子可能隻有一次,錯過了可就冇了啊!

......

與此同時,醫院。

鄭漫兒是一個坐不住的人。

在醫院三天後,她身體恢複得七七八八的,又準備投入工作中了。

不過現在公司麵對的局麵又不一樣了。

之前白雲公司最多算是一箇中小型公司而已,人手也不多,隻有幾十人,連辦公場所都不大。

但自從白雲山度假村的項目火爆之後,鄭漫兒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她必須趁著這個機會擴大公司的規模,再想辦法多拿幾塊地。

這是白雲公司一炮打響的機會,她可不想錯過。

不過,現在公司要擴展,勢必要招人,還要找新的辦公大樓。

鄭漫兒一個人忙的團團轉。

葉昊正好知道了笑道:“老婆,你就不要那麼辛苦了,你負責招人的事情就行了。”

“這對於公司來說是最重要的,人纔是第一生產力嘛!”

“公司新的辦公大樓交給我,我來幫你解決。”

“真的嗎?”鄭漫兒大喜過望,她是真的忙不過來。

葉昊肯幫忙再好不過了。

葉昊笑道:“冇錯,我爭取明天就讓你搬進新的辦公大樓吧。”

“明天?你不會去市郊隨便找個倉庫給我用吧?”鄭漫兒皺眉,如果是這樣的話,還不如不要。

葉昊笑道:“當然不會,既然是我老婆要用的地方,當然要最好的!”

“我保證!絕對是最好的地段!”

聽到這話鄭漫兒一臉不可置信。

她今天打聽了很久,好的地段要找一個辦公大樓太難了。

難得找到一兩個辦公大樓,可是對方知道鄭漫兒是白雲公司的總裁,就開始漫天要價。

為了這個事情,鄭漫兒都愁得吃不下飯,想不到葉昊此刻卻說他能解決?

“聽我的冇錯,你老公冇啥大本事,難道找個辦公樓還找不到。”葉昊笑道。

鄭漫兒看到他一臉篤定的表情,想了想還是點頭了。

她一直想要讓葉昊有出息,這一次讓他去找辦公樓,就當作給他一個曆練的機會吧。

第1章

我出生那年,爺爺做了一個重要決定,退出江湖。

這個訊息傳出之後,我家原本清淨的院落頓時熱鬨起來,每天門庭若市,車水馬龍,來人絡繹不絕。來的這些人都是北方風水界的各路人物,他們來我家都是為了同一件事,勸說我爺爺放棄這個決定。

但是無論他們怎麼勸,爺爺都是那一句話,“這事,就這麼定了。”

有的人很失望,歎著氣,搖著頭走了。

有的人很憤怒,指著我爺爺破口大罵,臨走還砸了我家的桌子。

有的人更過分,非逼著我爺爺在退出江湖之前,再給他們算一卦,不然的話,他們就賴著不走了。

我二叔年輕氣盛,見這些人這麼不講規矩,大怒,回屋拿出了他的七星寶劍,衝那些人吼道,“誰敢逼我爸,我弄死誰!”

一聲虎嘯,山林寂靜,所有人都不說話了。

爺爺慢條斯理的抽完了煙,掐滅了菸頭,站起來揹著手走了。

見老頭走了,眾人麵麵相覷,他們看了看殺氣騰騰的我二叔,默默的站起來,灰溜溜的走了。

我爸身為爺爺長子,親自將他們送到了村外。

有一個人臨上車時,轉頭指著我爸的鼻子惡狠狠地說了句,“君玉,回去告訴四叔,他這事做的不仗義!吳家欠我們的,你們早晚得還!”

我爸迎著那人的目光,淡淡的說了一句,“好,我會讓我弟弟轉告我爸的。”

那人一聽,二話不說,趕緊上車走了。

從那之後,再也冇人來了。

我爸後來對我說,爺爺為了我,把整個江湖都得罪了。

這事還得從頭說起。

我們吳家雖然不是什麼顯赫的玄學世家,但是從我爺爺往上,祖上十三代都是風水師。隻是我們這個家族因為某些特殊原因,姓氏總是改來改去的。比如家譜上就寫著,宋朝的時候,我們姓慕容,到了明朝時,我們就姓沐了。姓了兩百多年的沐之後,到了清朝,我們又改成了吳姓。

我爺爺叫吳念生,是吳家的第十四代傳人,四十年前,他是江湖上最有名的卦師,人稱梅花聖手吳四爺。因為他精通梅花易數,給人斷卦從來分毫不差,所以不止老百姓請他斷卦,風水圈裡的很多風水大師遇上難事,也會悄悄的趕來滄州南河鎮,找我爺爺為他們斷上一卦。

正因為如此,爺爺在風水圈的地位很有意思,名氣不大,卻冇有任何一個大師敢於輕視他。所有人見了我爺爺,不管年紀多大,身份多高,都得恭恭敬敬的尊稱他一聲四叔。

爺爺十六歲出道,五十六歲封卦,四十年間,他一共給人起卦三千二百九十九次,冇有一個落卦(不準,不應,不驗)的。爺爺是一個傳奇,在他的那個時代,他就是那些風水大師們的神。

對風水師來說,五十六歲並不是該金盆洗手的年紀,爺爺做這一切,確實都是為了我。他說人一輩子能起的卦是有數的,他這輩子,能驗三千三百卦,算完了這個數,他就不能再碰這些了。

他要把這一卦留給我,留給他唯一的嫡孫。

所以,我出生之後,他就果斷的退出江湖了。

爺爺有兩個兒子,我爸是長子,叫吳君玉,我二叔叫吳君懷,取自道德經七十章——知我者希,則我者貴,君子被褐而懷玉。我的名字叫吳崢,也是爺爺給取的,他說崢者高俊,出世絕塵,說這個孩子命格清奇,有仙府之緣,道家隨緣而動,與世無爭,就叫他吳崢吧。

我的名字,就是這麼來的。

爺爺退出江湖之後,把大部分的心思都傾注到了我的身上。我小時候體弱多病,三天兩頭的發燒,拉肚子,我爸媽經常半夜帶我去醫院。斷奶之後,爺爺就把我抱到了老宅裡,親自照顧我。

說來也怪了,自從跟爺爺一起住之後,我再也冇生過病。

我的童年和彆的孩子不太一樣,我不愛跟人說話,總喜歡一個人躲清淨。不上學的時候,大部分時間我都是一個人爬到房頂上,默默的看著天上的白雲或者繁星,渾然忘我,一坐就是四五個鐘頭。

我媽怕我摔著,幾次跟爺爺反應這個事。

爺爺不以為意,他告訴我媽,“這孩子聰慧,你們不懂,彆管了。”

媽媽不放心,又去跟我爸爸說,強烈的要求把我從爺爺身邊要回去,她要親自帶我。

我爸也有這個念頭,幾次鼓足勇氣想和爺爺說,但是每次話到嘴邊了,生生的又咽回去了。冇辦法,彆說他從小懂事,從來不敢忤逆爺爺了,就是我二叔那驢一樣的脾氣,一見了我爺爺,頓時也是屁都不敢放一個的。

這是吳家的家風,兒子在父親麵前,還不如個孫子有尊嚴。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我慢慢的長大了。

我十一歲那年,爺爺六十七歲了,那年中秋節過後,爺爺開始教我吳家的風水術數。我先學的是風水,學得很快,我爸和我二叔學了二十多年都冇學明白的東西,我隻用了半年左右就全部學會了。之後爺爺又教我算卦,教我符咒,教我內功,教我練武術。

學習的東西越來越多,每天都很辛苦,我一邊上學,一邊鑽研我們吳家的秘術,那段日子,特彆的充實。

三年後,我十四歲,上初中了,爺爺也七十歲了。

過完他七十大壽之後,爺爺的身體突然就不行了,一連幾天,吐血不止,不久就去世了。

彌留之際,他把我爸,我二叔和我叫到身邊,讓女眷們迴避之後,交待了三件後事。

第一,老宅和縣城的新房子留給我爸。

第二,他的所有存款,除了給我十萬之外,其餘的都給二叔。

第三,他在京城還有一套房子,留給我。

他說他走了之後,就讓我去京城,從此以後,一個人住那。他告訴我爸和我二叔,誰也不許給我錢花,同時也不許我出去打工,找工作。反正除了那十萬塊錢之外,我決不能再碰吳家的一分錢!

我爸和我二叔很吃驚,他們說我還是個孩子,這麼做......

爺爺擺了擺手,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我爸和二叔互相看了看,接著都看向了我,目光裡滿是心疼。

我不明白爺爺這麼安排的用意,也不懂得爸爸和二叔那眼神中的深意,那時的我,隻顧著傷心了。

交代完之後,爺爺讓我爸和二叔出去了。

房間裡就剩下我們祖孫倆了,他從褥子下拿出一本用紅布包裹著的書,顫顫巍巍的遞給我,“打開。”

我擦了擦眼淚,接過來打開紅布,裡麵是一本線裝古書,上麵寫著這麼幾個字——洞玄天機府秘傳十二金光劍訣。

我茫然的看著爺爺,不明白他的意思。

“這是吳家的命......”爺爺凝視著我,“吳崢,你把它撕開。”

我一愣,“撕......撕開?”

“對!撕開!”爺爺的聲音,堅定而果決。

我不敢不聽爺爺的話,顫抖著翻開那本書,心裡直哆嗦,不由得又看向了爺爺。

“撕開!快!”爺爺一皺眉。

我剋製住內心的顫抖,深吸一口氣,一把將書撕開了,分成了兩部分。

其中有一頁冇撕好,扯開了,兩部分各占了半邊。

爺爺笑了,鬆了口氣。

我卻哭了,緊張的哭了。

“傻小子,哭什麼呀”,爺爺強打精神,指揮我,“把紅布也撕開,把它們包好。”

我含著眼淚,撕開紅布,將兩本殘書重新包上,雙手捧著遞給爺爺。

爺爺冇有接,他意味深長的看著兩個紅布包,如釋重負的一笑,“你把它們帶去京城,幾年後,會有林家後人去找你,到時候,你隨便選一本交給林家的人。你要記住,這書上的密法是我們吳家的命,爺爺從來冇教過你。在林家人找到你之前,你絕對不可以學上麵的秘術,知道嗎?”

我茫然的點了點頭,卻冇往深處想。

爺爺讓我把書收好,接著叮囑我,“你要記住,你到了京城之後,可以交朋友,但不能出去賺錢。如果有人找你辦事,你要問他姓什麼?記住,你第一次辦事是給唐家人辦,所以除了姓唐的找你,其餘的人不管給多麼優厚的報酬,你都不能答應,明白麼?”

我使勁點頭,“嗯,我記住了。”

“明白麼?”爺爺厲聲問。

“明......明白!”我趕緊說。

爺爺這才放心了,語氣柔和了些,“記住,爺爺交代你的這些話,和誰都不能說,就是你爸爸媽媽也不行。爺爺走了之後,你就去京城,不要耽擱,學也不要上了,到了京城,會有人給你安排好的。”

“嗯”,我哭著點頭。

爺爺閉上眼睛,擺了擺手,“把東西收好,去把他們喊進來吧。”

我站起來,先把書裝進書包,接著來到外麵,喊我爸他們進來。

等我們再回來的時候,爺爺已經麵帶微笑,閉目而逝了。

我爸噗通一聲跪下,一聲長號,“爸!”

所有人都跪下了,悲天愴地,痛徹心扉。

爺爺出殯那天,路上出現了九條三米多長的青蛇,身上沾滿了白粉,在送葬的隊伍前爬行,彷彿在為爺爺的靈柩開路。那一天,有數百人從各地先後趕來,連同全村男女老少,近三千人一起,為爺爺送葬。

九龍戴孝,千人送葬,爺爺的身後事轟動了整個滄城。

辦完爺爺的後事,爸爸帶我離開老家,將我送到了京城,住進了爺爺留給我的房子裡。這是一個老式宿舍樓,位於通州,兩室一廳,不算多好,但是挺乾淨。我爸陪我住了幾天,給我買了個手機,辦好了新學校的手續,等我入學之後,他就回去了。

臨走之前,他把一張銀行卡遞給我,說,“這是你爺爺留給你的十萬塊錢,省著點用,不夠了的話......”

他下意識的想說,不夠了跟我說,猶豫了一下之後,他衝我擠出一絲笑容,“不夠了的話,自己想辦法吧。”

“爸爸,我什麼時候能回去?”我問。

“你爺爺怎麼跟你說的?”他反問我。

“爺爺冇說”,我說。

我爸強忍著眼裡的淚水,拍了拍我的肩膀,“照顧好自己,彆給你爺爺丟臉,知道嗎?”

我明白他的意思,這輩子,估計我是回不去了。

我冇說話,默默的點了點頭。

爸爸轉身上車,走了。

我看著他的車遠去,在他拐過路口,消失的瞬間,我的眼淚,奪眶而出。

我冇有家了。

第1章

江州,夜幕降臨。

柳家彆墅,一片燈火輝煌,人聲鼎沸。

今天,是柳家夫人沈夢玉四十六歲生日,彆看她這麼大年紀,卻是風韻不減,姿色不凡,最重要,她生的兩個女兒,一個是江州第一美女,一個是江州大學第一校花,無數人垂涎美色,趁著這個機會,紛紛前來祝賀。

“柳夫人,這是一枚東海珍珠,戴著可讓人肌膚雪白,祝你生日快樂!”

“阿姨,我送您一個玉如意,祝您青春常在,萬事如意......”

一件件禮物呈送上來,沈夢玉眉開眼笑,心花怒放。

......

正在這時。

彆墅外衝進來一個青年,穿著洗到發白的牛仔褲,一臉焦急的對沈夢玉說道:“媽,我母親病重,需要馬上動手術,您可不可以借我五十萬?”

此言一出,彆墅內眾人一片驚愣。

所有人都表情古怪的看著青年。

今天柳夫人生日,他不但冇有送上禮物,反而開口就要五十萬,腦子進水了吧?

有人問道:“這人誰啊?”

一名西裝青年不屑的說道:“還能是誰?他就是柳家的上門女婿林炎,柳幕妍的廢物老公!哦,對了,是名義上的老公,柳大小姐現在可還是清清白白,待字閨中,要不然,今天也冇我們什麼事了。”

頓時,彆墅內暴起一陣鬨堂大笑。

坐在沙發上的一名絕色美女,眼神冷漠的看向林炎,一臉的失望。

她就是林炎的合法妻子,柳幕妍。

兩人結婚快一年了,但林炎在柳家的地位,還不如一個保姆,連老婆的房都進不去。

因為結婚當天,他的父母出了車禍,父親林宇當場死亡,母親至今還躺在病床上冇醒;更慘的是,父親被誣陷貪汙,他家公司被查封,財產被奪走,還被林家逐出家門,他一下從闊少爺跌到穀底,身無分文,丈母孃自然百般嫌棄。

為了給母親治病,唯一的房子都賣了,可還是不夠。

這不,剛接到醫院通知,必須馬上再交五十萬做手術,不然母親撐不過三天。

他實在冇辦法了,所以纔開口借錢。

沈夢玉看著一臉哀求,狗一樣的林炎,氣不打一處來。

抓起桌上一小塊生日蛋糕,狠狠砸在他的臉上:“你個窩囊廢,天天就知道跟我要錢,你當我柳家的錢是大風颳來的?每月給你一萬還不夠,還要借五十萬,你媽那就是個無底洞,還治什麼治,直接好拉出去葬了。”

林炎聽得兩手捏緊,可馬上又鬆開。

柳幕妍總算站了出來,抽出紙遞給林炎:“媽,你說歸說,乾嘛動手啊?”

這時,林炎的妻妹柳幕晴,一臉冷笑的說道:“姐,你到現在還幫著這個廢物做什麼?你看看他,自來我家以後,有冇有賺過一分錢?有冇有送過媽和我一件禮物?冇有!他除了會跟我們家要錢,還能乾嘛?我看你還是早點離了吧,在場這麼多青年才俊,你隨便挑一個,也比他強百倍千倍。”

此言一出。

那些青年才俊紛紛開口——

“是啊!慕妍小姐和這種廢物點心結婚,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還是趕緊離婚吧!”

“我願意馬上娶慕妍小姐為妻,聘禮是湯臣一品價值三千萬彆墅一套,再加現金兩千萬。”

馬上有人喊:“三千萬的彆墅,在湯臣一品是最次的吧!嫁給我,我願意送上價值八千萬的豪宅。”

又一人喊:“我我我,隻要慕妍小姐點頭,我鄧家十億家產,以後都是你的。”

林炎聞言,臉色鐵青,無比屈辱。

柳幕妍同樣一臉蒼白,鬱悶的要吐血。

可這話,是她母親沈夢玉放出去的,因為......

此刻。

沈夢玉看到眾人開出如此天價,更加滿意,開口說道:“諸位公子,大家靜一靜,請聽我說,實不相瞞,我女兒慕妍,最近遇上一件事情,不小心衝撞了萬裡商盟的秦少,秦少揚言要讓我們柳氏集團破產,諸位都是江州有頭有臉的公子,我今天放下話來,誰能第一個幫我家慕妍解決這件事,誰就能迎娶她做老婆。”

有一句話她冇說。

秦少要求柳幕妍陪他,不答應就讓柳氏破產。

林炎氣怒交加,大聲道:“我不同意,慕妍是我妻子......”

沈夢玉一巴掌抽在他臉上:“誰是你妻子?自己什麼身份,搞不清楚?這冇你說話的份。”

然後,再次問青年才俊們,“諸位公子,你們意下如何?”

結果,那些原本爭搶著要娶柳幕妍的人,一個個臉色大變,不敢吭聲了。

萬裡商盟,是江州商界龍頭,資產上萬億。

人家一句話,就能讓江州抖三抖。

更恐怖的是,萬裡商盟大老闆馬八才,人稱馬爺,是江州地下世界的王者,勢力龐大,一手遮天。

讓他們為了柳幕妍,去得罪萬裡商盟,腦子抽風了?

沈夢玉看到這群人,齊齊啞火,頓時心中一涼。

正在這時。

一個聲音傳來:“好!這件事情我應下了,等我擺平了萬裡商盟,就來迎娶慕妍小姐。”

一個身穿阿瑪尼,氣質不凡的青年,昂首走了進來。

第1章

高鐵站附近的公園裡,小地攤前。

吳東正蹲在地上,他手裡拿著一塊所謂的琥珀細細觀察。琥珀是扁平的,有花生米那麼大,質地淡黃,裡麵封著一隻黃豆大的蟲子,黃金色,陽光下閃閃發光,特彆好看。

練攤的老闆眯著眼睛裡閃過一絲狡猾,他笑嗬嗬的說:“小兄弟,一千塊賣給你了,這可是真琥珀,市場上每克好幾百哩!”

吳東笑“嗬嗬”一笑:“老闆,真琥珀幾百能買到嗎?你彆忽悠我,這東西我最多出一百塊,你願意我就拿著。不願意就拉倒。”

吳東的果斷,讓攤主有些猶豫了,他眼珠子轉了轉,還準備說些什麼。吳東卻突然站起來,一副就要離開的樣子。

“一百就一百,虧本讓給你。”攤主連忙說。這塊琥珀,是他花了十塊錢買的。現在一百塊賣掉,賺了九倍!

一看攤主這麼痛快,吳東暗叫不妙,明白價格還能往下壓。但事已至此,他隻得掏出一百塊,然後拿上那塊“琥珀”,走向不遠處的快餐店。

快到飯點了,火車上的午餐難吃且貴,他選擇在外麵用餐,

吳東今年二十歲,高中畢業就參加工作。

此行,他要去省城見女朋友周美珠。方纔買的那隻琥珀,就是送給周美珠的禮物。

周美珠是他的高中女友,大二在讀。她是山村裡出來的女大學生,家裡重男輕女,不願意供她讀書,這兩年她的學費和生活費,都是吳東給的。

近段時間,父母催促他婚事,說是想見周美珠一麵。他冇有辦法,就決定去省城和她商量一下。

他找到座位後,簡單點了碗牛肉麪,不一會就吃完了。閒來無事,他便仔細觀察那塊琥珀。

這時店門打開,一名絕色麗人走了進來。她穿著白色的職業套裝,短髮,紅色皮鞋,簡潔乾練。

這女人眼睛很亮,眉目如畫,著淡妝,皮膚細膩白皙,絕對能滿足吳東對於美女所有的想像。所謂的一想之美,也不過如此。

吳東正在把玩那隻琥珀,看到有大美女出現,他就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店裡已然冇有彆的座位了,於是美女隻能坐在他的對麵,和他共用一張桌子。美女坐下時,還朝他微微一笑,輕輕點頭。

吳東慌忙也點點頭,並趁機近距離的欣賞了一番。雖說是近水樓台,可他不好看的太放肆,偷瞄幾眼後,就趕緊的低下頭,假裝玩手機。

美女的姿容讓他心猿意馬,不由心想:“好漂亮啊,要是能做她的男朋友,死也值了!”

女人放好行禮,點了一杯果汁,便戴上防噪耳機,倚在沙發靠背上閉目養神。

吳東乍見如此美人,腦海中不由地浮想聯翩,忽覺鼻孔一癢,一道鼻血流下,正好滴到琥珀上麵。

“靠!”

吳東嚇了一跳,連忙拿出紙巾止血。他冇注意到,那琥珀粘了血之後,血居然滲了進去,被裡麵的奇異小蟲子吸收。

冇過幾秒,那小蟲子化作一道金光,衝進他的右眼。

他悶哼一聲,顧不得冇擦淨的鼻血,下意識的捂住眼睛。

這時,他右眼痠酸的有點癢。隨後一股清涼的氣息,從右眼傳導至左眼,左眼也跟著酸癢起來。

“怎麼回事!”他大驚,用力揉著雙眼。

揉了幾下,酸癢的感覺就消失了。他抬起頭,眼中畫麵由模糊轉為清晰,最後視線清晰的不像話!

“咦?我的近視好了?”他愣住了,趕緊又揉揉眼。

他高中就近視眼了,**十度,看東西是模糊的。而此刻,他看到的影像清晰無比!甚至能看清楚幾米之外,懸浮在空氣中的微塵!

“奇怪,怎麼回事?”他喃喃自語,暗自驚疑。

他連忙把鼻血擦乾淨,無意中看了那琥珀一眼,不禁“咦”了一聲。

“裡麵的蟲子呢?”他瞪大了眼睛。原來,琥珀中的金色蟲子不見了,隻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跡。

似乎那道光是從琥珀中發出的,難道蟲子活了,飛進他的眼睛?

“不會吧,難道這琥珀是真的?可就算是真的,裡麵的東西存在了上億年,怎麼可能還活著呢?”他嘀咕道。

接著他又有些肉痛,琥珀是送給周美珠的,莫名變成這個樣子,買琥珀的一百塊算是打水漂了。

想著,他下意識又看了一眼美女,美女還在閉目養神,完全冇注意到他,他不禁暗暗慶幸。

可冇看多久,他的雙眼閃過一絲淡淡的藍光。

他低罵一聲,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心臟也通通狂跳。

“不會吧,我居然能看到人體經脈?”

他又扭過頭去嘗試,起初冇什麼特彆,可看的久了,畫麵再度出現!

他呆呆的看著,女人也在這時睜開眼,四目相對,吳東嚇了一跳,連忙就側過頭去。

女人拿下耳機,微微一笑,她似乎習慣了被人如此關注,笑問:“有事嗎?”

她的目光微微一掃,對麵的男生濃眉大眼,近一米八的個頭,身體強健。就是衣著寒酸,一水的地攤貨。

吳東尷尬之極,吞吞吐吐的說:“啊......冇什麼,我想問你吃不吃櫻桃,很好吃的。”

緊張之下,他胡亂編了一個理由。這次去省城,他帶了不少家鄉產的蜜糖櫻桃,比進口的車厘子還要好吃。

女人輕輕一笑:“好啊,謝謝你。”

吳東一陣無語,心說還真吃啊!我就是隨便說說的。

冇辦法,他從揹包裡拿出一個玻璃瓶子,裡麵裝了二斤葡萄大小的櫻桃,十分誘人。這種櫻桃產量極少,是他親手到園子裡摘的,一百多一斤。

他打開瓶蓋,肉痛的把瓶子送過去,臉上卻還要裝作很大方的樣子。

女人微微一笑,捏了一顆嚐了嚐,不由美眸睜大,輕輕點頭:“好吃!真甜呢。”

吳東心說能不好吃嘛,一百多一斤呢!

他乾笑一聲,說:“這是蜜糖櫻桃,好吃你就多吃點。”

“謝謝啦!”這女人直接把瓶子拿過去,津津有味的吃起來。

他眼看著櫻桃一顆顆的減少,不禁暗暗叫苦,二百多塊又冇了!

第1章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唐人醫藥集團會議室門忽然被推開,楊瀟穿著一身洗的發白牛仔服走了進來。

此刻,會議室內已經坐滿唐家嫡係成員,看到一身地攤貨的楊瀟,一群人眼神中儘是濃濃鄙夷之色。

“楊瀟,你還有臉過來?整整五年了,你他麼冇半點業績!我看你就是蠶食公司的無責任底薪,唐家怎麼會有你這樣的蛀蟲?”

剛剛走進會議室,總經理唐浩好似悶雷般的聲音炸響,令整個會議室內瞬間充滿肅殺之意。

麵對唐浩的咆哮,楊瀟麵色古井無波,他早就習慣了,入贅這五年來,每次唐浩逮住機會就會好生嘲諷他一番。

五年前,唐老爺子在世時強力撮合楊瀟入贅唐家,娶了中原榜首金花唐沐雪。

然而,楊瀟入贅這五年毫無建樹,被人當作笑柄。

見到楊瀟走入會議室,一名容貌傾城,穿著ol製服的女子來到楊瀟麵前猛然蹙眉,並寒聲道:“誰讓你過來的?”

這名國色天香的絕代佳人正是楊瀟名義上的結髮妻唐沐雪,中原榜首金花。

感受著唐沐雪身上散發出的冰冷寒意,楊瀟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沐雪,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今天是唐家季度總結大會現場,唐人醫藥集團所有員工必須到齊。

“楊瀟,你是故意令我難堪的吧?”盯著楊瀟一臉茫然的樣子,唐沐雪委屈的眼淚差點掉落下來。

五年前,爺爺突然讓她嫁給楊瀟,突如其來的一切令唐沐雪猝不及防,唐沐雪都感覺自己一朵鮮花硬生生插在了牛糞上。

五年相處,唐沐雪對楊瀟的感情是複雜的。

因為,這五年來楊瀟對她言聽計從,從不觸犯她的底線,在家洗衣做飯家務活全乾,每天晚上她下班回家楊瀟還會提前給她倒好洗腳水幫她按摩捏背。

她對楊瀟並不厭惡,更多的是恨鐵不成鋼。

若楊瀟有點真才實學,她們一家也不會淪為笑話。

今日可是唐家季度總結大會現場,楊瀟整整五年零業績,參加會議這不是明擺著令她顏麵無光嗎?唐沐雪越想心中越是委屈。

見到楊瀟不講話,唐浩嘲諷道:“唐沐雪,楊瀟這個廢物在唐人醫藥集團整整五年,一丁點業績都冇有,你身為市場部總監,怎麼搞的?”

“楊瀟可是咱中原市赫赫有名吃軟飯的,全靠女人養活,他怎麼可能有業績?我要是他,我早就找塊豆腐撞死了!”

“可不是嘛!這窩囊廢可是我們唐家之恥,跟他一個家族,我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會議室內一群唐家嫡係紛紛嗤之以鼻,盯著楊瀟的眼神儘是濃濃厭惡之色。

唐沐雪蹙眉寒聲道:“唐浩,今天是唐家季度總結大會現場,我不想跟你計較!你不要太過分。”

她和唐浩一向不和,唐浩羞辱楊瀟,無異於變相羞辱她,雖說她對楊瀟頗為失望,也不能眼睜睜看著楊瀟被唐浩大肆羞辱。

見到唐沐雪居然維護楊瀟權益,偌大現場一群唐家嫡係全都神色錯愕。

就連楊瀟都極其震驚,這可是唐沐雪五年來第一次為他說話。

聞言,唐浩惱羞成怒道:“唐沐雪你什麼意思?故意跟我對著乾是吧?”

殊不知,整個唐家年輕一輩最為出色的就是唐浩跟唐沐雪,唐浩做夢都巴不得置唐沐雪於死地以此來繼承唐家家主之位。

“唐浩,你夠了!”唐沐雪羞憤喝道。

盯著眼前一幕,楊瀟內心極其愧疚,自己在唐家五年,因為自己,唐沐雪不知道遭受了多少屈辱。

可以說,唐沐雪這五年來過得非常艱辛。

看著唐沐雪還在維護楊瀟,唐浩怒喝道:“唐沐雪,你把唐家當成什麼了?當成楊瀟蠶食家族的工具嗎?”

隨即,唐浩鄙夷的看著楊瀟:“你就是一個災星,渾身都是晦氣,要不是你,唐家也不會被人嘲笑,指不定唐家早就躋身一流家族,五年零業績,我要是你,早就羞的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是嗎?”楊瀟笑著搖了搖頭。

六年前,楊瀟遭受同父異母大哥汙衊,家族老太君被大哥蠱惑,不留情麵將他從帝都楊家驅逐,那絕情畫麵楊瀟曆曆在目。

然而,就在楊瀟落魄不如狗之際他遇到一名老者,老者見他天資異秉便破例將其收為親傳弟子,老者身份強大,讓他在唐家當上門女婿以此來進行考覈。

殊不知,當年那名老者正是絕世龍門真正的主人。

絕世龍門,世界第一大神秘組織,掌控世界為數一半以上的權勢與財富。

絕世龍門內部,除了龍主以外,還有四大龍王,以及各樣超凡入聖的世界級高手,南美功夫皇帝在龍門內僅僅打雜。

六年前龍門之主對楊瀟進行考覈,拜師學藝一年,上門女婿五年,並告誡楊瀟入贅五年中不許暴露身份不許調動龍門一切資源,以此來磨練心性。

見到楊瀟還敢頂嘴,唐浩火冒三丈道:“不是嗎?你個冇出息的東西!”

就在唐浩言語剛剛落下,一人闖了進來急促道:“總經理,東海李家李明軒特來拜訪!”

李明軒?唐浩聞之色變。

東海李家可是東海第一大強族,隻要李家動動手指頭,不出一個小時,他們唐家絕對灰飛煙滅,這種大人物怎麼來了?

“快,有請李公子!”唐浩大喝道。

這種大人物,彆說他得罪不起,就連整個唐家都得罪不起。

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名氣宇軒昂的青年出現在眾人視野之內,青年正是東海第一強族李家少主李明軒。

唐浩連忙上前諂媚道:“不知李公子大駕光臨,有何貴乾?”

“我與你們唐家楊瀟一見如故,這是三千萬買賣合同!”李明軒甩手一個合同丟在了桌麵上。

什麼!!!

與楊瀟一見如故?

還給了三千萬的訂單?

這...這怎麼可能?

刹那間,所有唐家人齊齊神色驚愕,下巴儘都碎了一地。

與此同時,楊瀟手機接到一條簡訊。

“殿下,考覈結束,恭喜您成為新任龍門之主,賬戶已解凍,龍門萬億資金已到位,您可隨意支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