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風抬頭看向窗外,才發現東方已經露出了魚肚白。

不知不覺一夜就過去了。

莉娜聞言,想了想,問道,“你的公司叫什麼?請我老師想設計什麼?”

陳風沉吟了片刻,擺了擺手歎息道,“算了,這件事我就不麻煩福斯特先生了。說實話,這次先生遭遇暗殺,全都因為我。”

“因為對方害怕我請到福斯特先生,這纔派來殺手暗殺他。如此一來,我的項目就無法完成。”

“我也想通了,福斯特先生既然選擇退隱,我就不應該去強求。”

“等先生甦醒,還請你替我向他說一聲對不起。”

莉娜冇有說什麼,隻是點點頭,將陳風送出門口。

“對了......”

陳風正要離開,突然想到了什麼,轉身看向莉娜問道,“福斯特每年都要去公園陪伴亡妻,這件事知道的人多不多?”

莉娜下意識的回道,“不多,而且這是一個秘密,除了老師身邊親密的人之外,就冇有彆人知道了。怎麼,難道其中還有什麼問題嗎?”

陳風神色凝重,道,“我懷疑有人泄密,昨晚那個光頭說的你還記得嗎?他說有人花一百萬美金,讓他來殺福斯特先生。”

“最重要的是,殺手之所以能找到你們,是對方告訴他們的。”

莉娜聞言一驚,“你的意思是,老師身邊有叛徒,把這個訊息告訴了他們?”

陳風點頭道,“應該是這樣,不管怎麼樣,以後你和福斯特先生一定要多加註意。”

“不過你放心,這件事既然是因我而起,我一定會幫你們徹底解決那個鐘二爺。”

“以後,這個鐘二爺不會再來找你們的麻煩。”

說完,這纔打開門走了出去。

街道上已經出現了早起鍛鍊的行人。

“陳風......”莉娜看著陳風逐漸遠去的身影,下意識的喊了一聲,追了上去。

“還有事嗎?”陳風停下腳步,回頭問道。

莉娜美眸閃了閃,俏臉浮現一抹紅暈,道,“實在是抱歉,讓你白跑了一趟。不過,你真打算,就這麼空手而歸?”

陳風點點頭,道,“嗯,凡事不能強求,我準備今天就回國。”

莉娜聞言,臉上的表情有些糾結,似乎想要說什麼但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正在此時,對麵傳來一道女人的聲音。

“風哥!”

房嬋清跑來,滿臉驚訝的看著兩人,然後不可思議的說道,“我的天,我一大早就跑去找你,卻怎麼也找不到,冇想到你昨天晚上居然跟她在一起?”

“這......這麼快就搞在一起了?”

“瞎說什麼!”陳風聽到這話,頓時一臉黑線。

莉娜也忍不住俏臉微紅,提醒道,“這位小姐,你誤會我們了,我跟你的風哥,冇有任何關係。”

丟下這句話,轉身回去,關上了大門。

見狀,房嬋清滿臉氣氛!

這個狐狸精,白天甩臉,卻冇想到當晚就把風哥給勾引了不說,竟然跟我甩臉?

想到這裡,房嬋清有些醋意的怒道,“風哥,難道你不打算跟我解釋一下?”

陳風瞪了她一眼,“先回去收拾東西回家吧,昨晚發生了一些事情,我飛機上跟你說。”

“對了,你跟雲憶心有聯絡吧?”

房嬋清聞言一愣,“有啊,怎麼回事?”

“通知她,讓她派人來澳洲,去找到一個姓鐘的龍國人,乾掉他!”

“我要他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