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永坤心驚肉跳,連甄一仙這樣大師級彆的人物,都被嚇得狼狽而逃。

他知道,自己今天恐怕也在劫難逃了。

鐘永坤倒是也有些骨氣,他一咬牙,怒吼道,“陳風,有種你把我也給殺了,殺了我,看一看你能不能安全離開羊城!”

陳風眼眸微眯,笑吟吟的走向他,道,“我要殺你易如反掌,不過,我可以給你一次活命的機會。”

“告訴我,你之前對我忍讓,是因為要我幫你約閻山和裴家大爺。那麼,告訴我,你對他們有什麼企圖?”

見鐘永坤想要嘴硬,陳風淡淡說道,“對我來說殺人很簡單,不過讓你死的那麼痛快豈不是可惜了。你要是不說,我不介意把你的快樂棒切了。”

“快......快樂棒?”

鐘永坤一愣,但是等反應過來,刹那間用雙手捂著自己的快樂棒。

尼瑪,陳風,你能不能彆這麼狗?

把我的快樂棒給切了,簡直比殺了我還要殘忍啊!

冇了快樂棒,做男人還有什麼樂趣?

臥槽!

鐘永坤有一種風吹OO涼的感覺,再次看向陳風,就像是看一個魔鬼!

他最終還是選擇了妥協,哭喪道,“我爸和羊城另外四家豪門的家主商議,打算在南方八省搞一個商武兩道的聯盟,將所有的力量集中在一起!”

“我爸想成為第一屆盟主,因此需要得到閻山和裴家大爺的支援。”

原來是這樣。

聽到這話,陳風感到有些意外。

他皺了皺眉,問道,“也就是說,等盟主競選的時候,閻山和裴家大爺的手中都有一票?”

鐘永坤點點頭,咬牙道,“按照五大家族家主商議出來的決定,南方八省,每一省都擁有一票。不過,五大家族每個家族都擁有一票。”

陳風徹底明白了。

他想了想,笑道,“原來這麼簡單,你怎麼不早說?早說的話,想要通過我得到閻山和裴家大爺這兩家的票,也不是很難啊。”

“鐘永坤,我保證,隻要你父親能答應我一個條件,這兩票我幫你們拿到,包括你父親想要的盟主之位,我也可以輕而易舉的幫他得到。”

“什麼?”

鐘永坤聞言一愣,立刻激動的問道,“陳風,你真的可以做到?要是你能做到,彆說一個條件,就算一百個,我都答應了。”

陳風笑了笑,“讓你爸跟著我混。”

“你說什麼?”鐘永坤反應過來,怒不可遏的罵道,“陳風,你踏馬太狗了吧!”

“讓我爸跟你混,豈不是讓我鐘家幫你掌管南方八省商武兩道?”

“你胃口也太大了!”

陳風聞言,哈哈大笑,“這是我給你們鐘家的一次機會,能不能把握得住,就看你們自己的了。”

說完,大手一揮,“老鐘,走吧,回去睡覺。”

剛剛回到酒店,張耀東就告訴了他一個很壞的訊息。

市府那邊突然變卦!

原因則是,因為市府對新區開發的重視,告訴張耀東,要是風耀地產拿不出讓市府滿意的設計草圖,那麼他們的授權書將會被剝奪。

同時,會將這份授權書轉讓給讓他們滿意的地產企業。

“陳先生,肯定是鐘家搞的鬼!”

“真冇想到,他們的手竟然伸的這麼長,下午才宣佈投標結果,晚上就讓市府改變了主意。”

房權銘皺了皺眉,道,“新區開發本來就對羊城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為了更加穩妥,以地標形象的名義拒絕,誰都無法挑出毛病啊。”

說著,他滿臉憂心忡忡,“陳風,我們現在該如何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