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魯被他一腳踹倒在地,還未反應過來,慕小鹿的拳頭就如雨點般打了下來。

他在地上翻滾著閃躲。

嘴角露出一抹特彆詭異陰冷的笑。

“慕景淵,前麵的化糞池裡麵就是你的女兒!哈哈哈。”隨著他的聲音,這間看起來大約有20平左右的木製房子,門窗突然自動關閉。

房間裡失去了光線,很快變得昏暗起來。

慕景淵他們吃了一驚:“阿魯,你想乾什麼?”

灰暗的光線下,阿魯的笑聲聽起來格外的幽森瘮人:“當然是我們一起死了。這間房子是鬆木的,那邊就是化糞池,裡麵滿是沼氣。”

他轉身向化糞池跑去,順便打開了手中的火機。

“他想要製造爆炸!快點攔住他。”

慕小魚三兄弟飛快的衝了過去。

在接近化糞池邊緣,按住了阿魯。

順便把他手中的打火機搶了過來。

林誠誠不可置信的看著他:“舅舅,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林雨落也哭著問哥哥:“哥,你想讓我們所有人都和你一起陪葬,是嗎?”

她從來都不知道,哥哥心中的執念竟然這麼深。

阿魯被按在地上,笑得依然猙獰恐怖:“是,我就是想要和你們所有人一起同歸於儘,為爺爺和父親還有林家人報仇。

雨落,本來我是想放過你的。可是你作為林家人,卻忘記了家族仇恨,死心塌地的嫁給仇人,為他生兒育女。所以,你也該死,你的兒子也該死!”

阿魯此時整個人已經瘋了!

林雨落震驚的後退:“哥,你瘋了嗎?”

阿魯再次大笑:“我是瘋了,確實瘋了。今天,你們所有人都要和我一起化為灰燼,哈哈哈。”

慕景淵和蘇清泉很快聽出他話裡有話。

“阿魯,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們以為我隻安排了手裡的打火機嗎?我告訴你們,就算是你們搶了我的打火機,把我捆了起來,你們還是出不去,5分鐘之後,這個房子就砰的一聲,爆炸了,你們所有人都會跟著化為灰燼的!”他的聲音裡滿是得意。

“你——,把話說清楚了。”

他的話讓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阿魯更是得意了:“說清楚是吧?好,我現在就讓你們死的明白。這間木質的房子下麵,我早就埋好了炸藥,安裝了定時器,剛剛在走進來的時候,我已經啟動了定時器。

這間房子,很快就會爆炸,你們會和我一起去見林家的那些先祖,去向他們懺悔。”

聽了他的話,所有人都有些慌亂了。

慕小魚趕緊說道:“搜他的身,看看有冇有炸藥的遙控開關。”

慕小鹿和慕晨星飛快的行動。

但是,阿魯的身上卻什麼也冇有。

“遙控器的開關呢!”慕小鹿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