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小說 >  一世豪婿 >   第2088章 跪下

-“竟..竟真的撐住了?”

“哈哈哈...”

“楚先生,真乃神人也啊。”

雲頂山下,李二他們激動的很,滿心的歡喜。

他們知道葉凡很厲害。

厲害到,生前能滅殺楚門除了楚淵之外的任何人。

所以,在楚淵降臨之前,李二他們對雲州大陣,無疑是極為有信心的。

可是,直到楚淵出現,李二等人無疑就絕望了。

畢竟,在他們看來,連葉凡本人都不是楚淵的對手,那葉凡佈下的大陣,也必然擋不住這位楚門的老門主。

所以,在看到楚淵出現的時候,李二等人都絕望的準備等死了。

可現在,誰能想到,這雲州大陣,竟然撐住了楚淵的攻擊。

這自然讓人倍感驚喜。

當然,在劫後餘生之餘,葉擎天等人滿心的震驚。

“冇想到,葉凡他死後留下的陣法,都有此等威嚴。”

“若是葉凡還活著,又該如何呢?”

“想必我炎夏武道,絕不會淪落至此吧。”

正所謂,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

再一次領略過葉凡的威嚴之後,這位炎夏的最強者,也不禁深深的思念起當年的那位男人。

大陣外麵,一擊失手之後,楚淵又連續攻擊了幾次,但是依舊如此。

這雲州大陣固若金湯,全然冇有任何破損的跡象。

看到這般場景,李二等人懸著的心,方纔徹底的平靜下來。

“牛兄弟,真有你的。”

“怪不得您老能睡得進去覺,原來是早就已經料定了,楚門人攻不破這雲州大陣。”

胖子跑過來,一巴掌拍在黃牛的屁股上。

這次胖子,不再是之前責怪的語氣,反而心中儘是佩服之意。

之前胖子等人還疑惑,這死到臨頭了,這頭黃牛怎麼這麼淡定。

畢竟,這麼長的時間接觸下來,所有人都看得出,這黃牛絕不是一個視死如歸的主。

現在眾人方纔明白了,原來人家老牛早就看出來,楚淵根本打不穿這陣法的防禦。

他現在是越來越覺得這黃牛神了!

還不是一般的神!

“滾蛋!”

“再打擾俺老牛睡覺,俺老牛抽死你!”

再次被這死胖子吵醒,黃牛氣得一爪子將他拍了老遠,然後繼續摟著小楚臨在躺椅上睡覺。

“哎...”

“可憐俺老牛,冇妹紙摟著睡,隻能退而求其次,摟著這小傢夥睡覺了。”

黃牛歎息一聲,隻覺得心裡苦啊。

想外麵花花世界,美女千千萬萬。但竟無一人,屬於俺老牛。

它現在就等著葉凡回來,給它找老婆了。

雲頂山下!

連放數招的楚淵,終於停止了攻擊。

即便是他,在接連攻擊之後,身體自然也有些疲倦,胸膛微微起伏,氣息都有些不穩了。

現在的楚淵,再冇有了之前的自信與傲然。

他站在雲頂山下,老臉陰沉萬分。

想他剛纔還罵安得曼是廢物,結果他自己也冇能破開這陣法,自然覺得臉上有些怪不住。

“老門主,沒關係的,不怪您。”

“隻怪這楚天凡太狡猾難纏。”

“也不知道這個混蛋,從哪學來的這等陣法,竟然如此詭異強悍,連您都打不穿。”

安得曼嘿嘿笑著,跑過來安慰。

楚淵現在冇心情搭理這個蠢貨。

他圍著雲州大陣,看了半天,眉頭越皺越深。

按理說,但凡陣法,都有陣基。

隻要他能找出陣基,直接摧毀,這大陣自然不攻自破。

可是,饒是以楚淵的見識,看了半天,竟然也冇有看出這陣法的任何破綻。

“這已經不是凡間之術了,這是仙術。”

“楚天凡那棄子,必然拿到了雲道天書。”

“那該死的老東西,把雲道天書不傳給她的兒子,竟然給了一個血統卑賤的棄子!”

楚淵眉眼陰沉,手掌攥的劈啪作響,滿眼的陰冷與憤怒。

他一直都知道,楚家有一本古書,叫雲道天書。

這本書,是雲陽先祖留給楚家人最大的財富。

上麵記載的,都是雲陽先祖畢生所學與見識。

包羅萬象!

其中的功法秘術,更是遠超凡間之術。

說是仙術也不為過。

就像現在這陣法,楚淵一個神境強者,竟然根本打不破。

這簡直不符合常理。

一個手下敗將,所構建的陣法,竟然能難住他。

唯一能解釋的,就是這防禦陣法實在高超詭異,乃是天人之術。

“也好,至少證明瞭,雲道天書真的存在。”

“而且,看樣子,就藏在這雲頂山上。”

短暫的憤怒之後,楚淵的嘴角,卻是又湧現出了一抹笑意。

“傳我命令,立刻召回楚門門主唐韻,以及楚門少主楚天齊!”

“讓他們收到命令之後,即刻返回炎夏,奔赴江東雲州!”

“我要集合楚門全部力量,傾儘全力破掉這陣法!”

既然找不到陣基,那唯一的方法,就是從外部強行破開了。

既然自己一個人的力量不成,那就集合楚門所有的力量。

一天不成,那就兩天!

楚淵很清楚,任何陣法,都需要能量補充。

隻要他們破壞的速度,超過這陣法補充能量的速度,那雲州大陣,必然會被破!

無非是,多花費些時間罷了。

沒關係,他們有的是時間。

“對了,把之前留著的那兩個炎夏封號,從燕京那邊帶過來。”

楚淵又命令道。

手下人當即分頭去辦了。

就這般,雲州之地,出現了短暫的平靜。

“看樣子,楚門的人,是放棄了嗎?”

雲頂山上,李二等人看著外麵平靜的天地,暗暗猜想著。

可冇想到,到了傍晚時分。

安得曼再次出現在雲頂山下,並且,他的手裡,還帶著兩人。

安得曼用鎖鏈,將兩人捆住,隨後像狗一般,牽著他們,出現在了雲頂山的上空。

“雲頂山中的餘孽聽著。”

“識相的,立刻撤掉陣法,乖乖出來受降。”

“說不定,我們老門主會網開一麵,饒你們不死。”

“但如果,你們不出來的話,那就彆怪我們楚門心狠手辣,殺掉你們炎夏武道的領袖了!”

安得曼肆意笑著。

同時,帶著滿身鮮血的劍聖和拳皇兩人,圍著雲頂山走了一圈,讓裡麵的所有人都能看到。

“拳皇!”

“劍聖!”

“混蛋,你敢膽敢殺他們?”

看到昔日的戰友,戰神葉擎天雙眼都紅了,衝著楚門的人憤怒大罵。

“哈哈哈..”

“葉擎天嗎?”

“你果然逃到了這裡!”

“你若想讓你的兩個朋友活命,立刻打開雲州大陣!”

聽到葉擎天憤怒的聲音,安得曼頓時更加得意。

肆意的笑聲迴響四方。

同時,安得曼又一人一腳,狠狠的踢到劍聖與拳皇兩人的膝蓋之上。

“跪下!”

“你們兩個,若不想死,趕緊勸你的子民,打開雲州大陣!”

“不然,我讓你們兩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雲州大陣之外,安得曼狠狠的折磨著拳皇他們。

這兩位昔日的炎夏武道領袖,此刻滿身鮮血,被打的跪在地上,那是何等的淒慘與狼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