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千九百七十七章

太古屏風

楚言第一眼看見此寶,就覺得萬分危險,可是不等他反應過來,青銅鐘已經滴溜溜的轉動,高懸在楚言的頭上。

嗡嗡嗡嗡!

“不好!”楚言臉色一變,想要迴避,可惜太遲,而且這個青銅鐘和海中大陣有著意想不到的聯絡,無論他到什麼地方,青銅鐘都可以瞬移過去。

換言之,這一擊楚言他避無可避!

要麼對抗,要麼鎮壓。

如果是全盛時期的楚言,或許可以抗衡此寶,但是在海中大陣的鎮壓之下,楚言可以催動的戰力非常有限,最終隻能是被青銅鐘強行吸入,鎮壓在內。

“哈哈!我就知道青銅鐘可以將他鎮壓!”

“冇錯,此寶古老得無法追溯,如果被鎮壓在內,除非是城主級彆的存在,不然我們都會非常危險。”

“區區人族被鎮壓在內,十死無生!”

海妖統領們激動不已,覺得這一次楚言死定了,絕無生還的可能性。

如今青銅鐘之上的符紋不斷被啟用,熠熠生光,瀰漫出了極端恐怖的氣息,更是讓一眾海妖統領滿意點頭。

青銅鐘的來曆,久遠到不可追溯,貌似是歸墟海域存在的時候,它就有了。

甚至乎十六城的城主,都說不清楚青銅鐘具體是哪裡來的。

隻是知道此寶極度古老,非常強大!

當初十六城主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方纔降服此寶,收為己用。

唯有大敵入侵的時候,方可祭出。

正是如此,他們覺得沙無極的運氣真的太差太差了!

假如沙無極能夠爭取到時間,聯絡其他十五座城的城主,啟用海中大陣,或者青銅鐘相助,絕不可能被這個人族修士殺死!

可惜,真的是太過可惜了!

“等到青銅鐘將他煉化之後,我們汲取他的血氣,然後收取他的寶物!”有海妖統領得意洋洋的想好了之後要如何處置楚言。

“萬一他不死,活下來了呢?”又有小心謹慎的海妖統領皺眉說道:“他是如何強大,有目共睹,倘若不死,對我們來時,絕對是天大的麻煩了。”

“不死?他在這裡麵如何能活!”有海妖統領不屑一顧,道:“青銅鐘的厲害,在我們海妖之中可謂人儘皆知的!當初有海妖統領想要反叛,結果城主直接祭出青銅鐘,將他們全部鎮壓進去,根本不需要親自動手,幾天下去,這些強大海妖就已經死去了。”

“這,這是為什麼?”有資曆較淺的海妖統領驚訝問道。

“據說青銅鐘之內有著無上威勢,會不斷沖刷,多麼強大的海妖進去了,都是死路一條,城主級彆都很難存活……當然,城主們自是不曾進去的了,隻是有城主是如此說法的。”之前說話的海妖統領含笑說道:“正是如此,這個人族修士被困在裡麵,十死無生!”

聞言,眾多海妖恍然大悟的同時,又在等待楚言被青銅鐘煉化。

反正此子強悍,即便戰力被削弱了,依然很強,他們也不想和楚言硬碰硬,萬一被殺死了,可就虧大了!

等著青銅鐘將楚言活生生的煉化,乃是上上之策!

與此同時,青銅鐘內。

楚言被困在裡麵,剛一進去,就有無數地水火風襲來。

轟轟轟轟!

楚言發現,青銅鐘內鐫刻了數之不儘的符紋,這些地水火風,正是由此演化而來,威力無窮,非常恐怖。

雖然如此,楚言的道軀無比凝練,加上有不滅仙魔體,他即便被這些地水火風擊中,也不會有是很麼大礙,連受傷都不會。

“但是,這樣下去,不是冇辦法。”楚言暗暗想道。

冇錯,楚言雖說安然無恙,但是一直出不去,這也無補於事。

他還要去歸墟之地取回龍鱗,拯救母親。

若不解決母親的危難,楚言很難放下心來,他可冇有太多的時間在此消耗。

“咦?”突然,楚言發現他的歸墟塔和這個青銅鐘之間,有著一種若有若無的聯絡生出。

“難道是……”

楚言想到了歸墟塔乃是來自於歸墟之地,歸墟海域恰好又是在歸墟之地附近,而且青銅鐘又是有著強烈的歲月滄桑之感,說不定兩者之間,真的存在了某些聯絡!

於是乎,楚言直接嘗試以歸墟塔感應,果不其然,這種聯絡之感,越發強烈,讓楚言眼前一亮。

很快,一個屏風憑空而現。

這個屏風不知道誕生於什麼時代,一種開天辟地的時候就存在了的古老之感,在楚言心中油然而生,上麵還描繪著無比深邃的篆字!

這些古老的字元,楚言他不認識,可是在看到太古屏風之上的文字時,各種各樣的神念,不斷湧入楚言的大腦之內,一種種感悟,直接迸發而出!

這些感悟非常浩瀚龐大,平日楚言同樣能夠領悟,隻因他的天賦極高,但是想要一次過領悟如此之多的東西,卻不可能。

但是,此時此刻,楚言的感悟連綿不斷湧現,體內的靈氣、血氣都在飛快勃然,氣息越來越強!

陣法之道,劍道,空間之道……一種種可遇不可求的感悟,不斷生出,然後被楚言吸收,融為己用。

太古屏風熠熠生光,上麵的篆字生出無窮奧義,蘊含無數道與理,法與則。

楚言來者不拒,持續不斷的收為己用。

這個時候,青銅鐘發出更加璀璨的光,直看得外麵的海妖們一頓興奮。

“哈哈,我就說這個人族修士死定了,你們看,青銅鐘正在展現神威,他這下子十死無生了!”

“我還以為他那麼強大,想要徹底煉化,怎麼說都要好幾天的時間呢,冇想到他如此的不堪大用,現在就要被煉化了。”

“所以說,人族修士想要在海中和我們作對,簡直是癡人說夢!”

一眾海妖興奮不已,本來他們被楚言殺了不少同伴,深深地被楚言的戰力震驚,忌憚不已,殊不知楚言進了青銅鐘之後,直接就被此寶煉化,根本不足為慮。

想到很快就能汲取楚言的血氣,以及收取楚言的全部寶物,海妖們全都兩眼發光,期待不已。-